随着新 ipad 的上市,围绕着“移动设备市场份额”的话题又多了起来,然而 Beakdal 的一篇文章《》却给了我们另一种解读——对互联网产品来说,设备类型将不再起决定作用。  先来看一组 Pew 研究中心的:52% 的人拥有一个以上可连接网络的设备;34% 的人经常使用超过一个设备看新闻。  这种研究非常有趣,它能告诉我们媒介的转变有多大,但却没什么重要意义。因为更重要的趋势是我们连接网络的方式——不再寻找一个特定途径,而是期待使用任何途径都能达到同样目的。(就好像买书的时候,浏览亚马逊、京东、当当不会有太大区别。)  我们选择连网设备时也有同样的转变。以前,我们上网的行为是这样的:  我用手机打电话。  我用笔记本电脑看文章。  我用电视看节目。  但现在,因为常用的功能所有设备上都有,我们用的时候,只会去用最容易拿到手里的那个设备。现在我们上网的行为变为:  我打电话。  我看文章。  我看节目。  设想一下,你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机上收到朋友的微信,问你有没有看他最新转发的微博。你不会走到隔壁房间去用电脑打开微博,而是会直接用手机打开微博应用。这就是上网方式的转变。  就我个人来说,我期待在电脑上没写完的文章草稿可以在 iPad 上继续写、在 iPad 上为旅游画的路线草图可以在手机上看、在手机上打到一半的游戏可以在 iPad 或者电脑上接着玩等等。  如果你的产品现在还只能支持一种设备,那你绝对是在跟用户做对。移动设备的市场份额已经不再重要。你必须做好准备:用户会随时、随地、随便用任何设备来你的网站。

  我们知道诺基亚的 WP 旗舰 Lumia 900 将于 4 月 8 日在 AT&T公司上架,这款新机已经从传闻逐步变成了现实,而对于爱好追新的用户来说,当然不能止步于此。日前,又有细心的用户在游戏网站发现了疑似诺基亚下一代 WP 新机的踪影。  游戏网站 occasional gamer 经常会爆出各种未发布新机的小道消息,而日前该网站再次贴出了一个服务器日志的截图文件,显示出诺基亚的一款神秘新机——代号为诺基亚 Fluid 的设备。  对于诺基亚下代 Windows Phone 新机,之前就曾有传闻在 Lumia 900 之后,诺基亚将推出具备与诺基亚 808 同样惊人像素的 WP 新机 Prodigy。而目前这款 Fluid 如果与 Prodigy 为同一款的话,相信面世之日应该不远了,因为不久前有诺基亚内部人员透露已见到 Prodigy 真机,并称赞该机“不可思议且难以置信”。  截图文件还透露出了马上要到来的 Lumia 719、Lumia 800c 等。更让人兴奋的是,在这个截图中,还显示了另一个代号 Qualcomm(高通) Fluid 的设备,暂时还不清楚它与诺基亚 Fluid 之间是否有关系,但是要知道的是,早前就报道称。

  北京时间 3 月 18 日消息,据福布斯报道, 去年美国报纸产业营收为 340 亿美元,被 Google 的 379 亿美元超出。当然,报纸产业的员工数量远远超过 Google。  然而,这种比较并不公平。报纸产业的营收基本全部来自美国国内,而 Google 则不然。美国报纸产业的广告和发行营收在下滑,而 Google 的广告业务营收却在节节攀升。真正动了报纸产业奶酪的并非是 Google,而是互联网。  就在二十年前,美国报纸还有 3 个营收来源——订阅费、分类广告和显示广告。对报纸产业经济效益影响较大的不是订阅量大幅下降,以及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下降。尽管这些问题令人担忧,但它们并不意味着报纸产业近期将“末日来临”,也不是报纸产业目前所有问题的根源。  造成报纸产业目前困境的是互联网蚕食了分类广告业务。Craigslist、Monster.com、eBay 等分类广告网站蚕食报纸产业三分之一的传统营收,这也是报纸产业受到影响如此之大的一个原因。  经验表明,只依靠订阅和显示广告两大业务,报纸也能运营。这意味着美国报纸产业仍然能盈利,如果能将成本削减三分之一,报纸产业应当能应对分类广告业务营收的损失。现在的问题是,哪三分之一的成本能被削减?

  1994年的 Shoemaker levy 9 号彗星撞击木星万众瞩目,业余和专业天文学家都对此次事件进行了直接观察。但 2009 年 7 月发生的天体撞击木星事件则未能直接观察到的,天文学家只能通过对木星大气扰动的观察做出推断。现在,中佛罗里达大学的 Jarrad Pond 和同事,模拟了 8 个撞击体对木星的撞击。撞击体直径 500 米和 1000 米,质地为冰或玄武岩。通过使用相同的碰撞角度和碰撞速度模拟,研究人员缩小了真正撞击体的。模拟显示,真正撞击体大小应该介于 500 米和 1000 米。

  英文原文:本文的主人公、瑞典企业家 Richard Gatarski  Richard Gatarski 和几个朋友打算在瑞典诺尔彻平市搞一次聚餐,他们几个星期前就在市中心的一家看起来不错的意大利餐馆预订了一张桌子。  当他们到达那里时,餐馆的领班热情的接待了他们,问他们有没有预订,Richard 告诉了他预订的信息,领班对着电脑屏幕看来起来。  ”Gatarski? 哦,让我看看…找到了,这是你们的预订。欢迎!“  领班拿起一支笔来,Richard 起初以为那是一种新式的电子笔,看领班拿着笔指向了屏幕。Richard 是科技企业界的精英,他十分好奇餐馆里的这些人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新式装备。他把身子倾过去,靠近了一点看。  Richard 突然意识到,  “这太有趣了,”Richard 对领班说。“你怎么会想到这样做?”  “哦,是这样的,你知道,”领班长叹了一声。“开发这套系统的那帮家伙,他们…” 你可以在这个系统里核销一个预订,用鼠标来操作,但是,嘿,你需要在这个界面上至少点 4 下。而且系统中还看不出来客人是已经领到了他们的桌边还是还等待在吧台前。所以,直接在屏幕上画更简单。(当店里打烊时拿抹布在屏幕上擦去就行了。)我们这里很忙,这样做很方便。”  顺便说一下,菜的味道非常的好。  * * *  那么,这个现实世界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1-06 13: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