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邱毅:大陆惠台政策福泽全体台湾人 对台开始施行“萝卜加大棒”  [环球网综合报道]国民党前“立委”、台湾经济研究院董事邱毅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大陆对台方针,终于开始施行“棍子跟萝卜并行”。所谓的“棍子大棒”,就是说如果民进党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不接受“一中”,大陆就不跟台湾展开任何沟通与协商,让民进党承受两岸沟通中断的苦果,包括台湾的国际空间受压缩,这就叫做“棍子”。  据香港中评社5月11日报道,邱毅10日下午到台中为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助讲,拉抬党主席选举气势,演说后针对最近大陆一系列惠台政策说明了自己的看法。  邱毅表示,大陆对台政策,只有“棍子”是不够的,也必须要有“萝卜”。过去惠台政策都是透过类似虱目鱼采购,但是这种方式往往都要透过政治人物当中间人,就形成被诟病的“买办”政策,也造成当地人“不患寡患不均”,反而把大陆的美意变成是一种不公平,而产生怨言,所以现在大陆的惠台政策,基本上就要采取,福泽于所有台湾人民。  邱毅又称,福泽于所有台湾人民的惠台政策,包括台胞证加签费用全免,改成卡式台胞证后,台湾民众就可以更方便购买车票。此外,现在台湾经济陷入困境,许多白领阶级找不到工作,所以大陆鼓励台湾法律系学生到大陆实习,等到一定资历后,就可以考大陆律师的执照,会计师也是如此。还有台湾的大学教授,也可以到大陆找到理想的就职。  他认为,台湾青年失业问题严重,很多年轻一代长期以来接受到篡改的教科书污染,对于两岸有不正确认知,大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让台湾青年认识大陆,使原本被注入的“台独毒素”,可以在现实的改观之下,逐渐把错误观念消灭掉。  而对于未来两岸关系会如何发展,邱毅回答时则表示,台湾人民会在现实情况里认清“台独”是死路、是一条邪路,支持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道路,才是一条正确道路。一旦两岸有迈向和平统一的共识,两岸之间的和平发展,就会产生互利双赢,这将导向一个正向的结果。责任编辑:

原标题:广西工人石灰窑作业缺氧昏迷 三人被救一人死亡  中新网柳州5月17日电 (罗毅强 王泽亮 )16日,广西柳州市一座石灰窑发生险情,4名工人因缺氧在窑洞内昏迷,其中3人被工友及时救出。直至17日凌晨,最后一人被消防官兵救出,但其已无生命体征。  据消防官兵介绍,5月16日17时许,两名工人在一个窑洞内操作器械进行打洞作业。不久后,两人均感到头晕胸闷,呼吸困难。其中,刘某立即支撑着爬竹梯上到地面,而胡某未来得及离开,便突然昏迷倒地,掉进了两人刚打的一个深洞中。  听到刘某呼救,在旁工作的3名工人急忙赶来,想采取一人绑绳下去,两人在上方拉绳子的方式将胡某救上来。但3人进入窑洞营救胡某中途,又接连突发头昏恶心,四肢无力的症状,相继瘫软倒地昏迷。  见此情形,窑洞上的其他工人立即报警求助,并展开救援。工人们利用勾机将翻斗伸入窑洞中,将3人救出。 随后,医护人员、消防官兵相继赶到。  经消防官兵观察,事发窑洞直径约3米,深约6米,两旁约4米处还有两个正在作业的窑洞。而胡某被困的泥洞太狭窄,救援存在一定难度。 直至17日1时50许,救援人员将泥洞一点点凿宽,用绳子穿过胡某腋下,用牵引车才将其救起。但经医护人员检查,其已无生命迹象。  据消防官兵介绍,事发窑洞已废弃一年多。事发时,左右两边的两个石灰窑正在烧制石灰,底部的煤火正在燃烧,燃烧产生大量烟尘和废气,加上工人作业的窑洞较深,因此很容易出现缺氧和废气中毒的情况。  目前,获救的3名工人无生命危险,已送往医院治疗。责任编辑:

2017年5月27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一案,对被告人武长顺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以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武长顺贪污、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武长顺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武长顺利用担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天津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3.42亿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 440万余元;挪用公款人民币1.01亿余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武长顺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多家公司获取不正当利益,直接或指使上述公司人员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折合人民币1 057万元。武长顺在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期间,滥用职权,对他人采取刑侦措施,损害他人合法权益,情节特别严重;徇私枉法,接受他人请托,包庇犯罪嫌疑人,使之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武长顺的行为构成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单位行贿罪、滥用职权罪和徇私枉法罪。鉴于武长顺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并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有提供线索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的立功表现,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责任编辑:

原标题:堵塞交通强行闯卡:首批严重违法超限超载黑名单公布  中新网6月30日电 据交通部网站消息,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交通运输部等36个部门联合签署的《关于对严重违法失信超限超载运输车辆相关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6月28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首批严重违法超限超载失信当事人信息(黑名单)。  首批黑名单中,“豫AZ8008”等42辆货运车辆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高东升等31名货运车辆驾驶人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3次,河南省郑州市鑫红运输有限公司、河南省郑州市铭浩货物运输有限公司1年内违法超限运输超过本单位货运车辆10%,沈永恩、徐素霞指使强令驾驶人超限运输,孟艳桥等12人堵塞交通、强行闯卡、暴力抗法、破坏相关设施。责任编辑:

原标题:清华大学“美女教授”是否负气出走?  有人认为,颜宁和清华大学关系良好,真正的问题出在学术研究环境。具体来说,是她对自然科学基金委感到失望。  日前,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颜宁受聘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一事引发关注。围绕她为何离开清华,引发了“正常学术人才交流”和“负气出走”的争论。  颜宁是一位“明星科学家”。她在媒体上最常见的冠名是“美女教授”——她的学术研究可能过于高深,不容易被门外汉所理解,但她的高颜值却有目共睹。一位美丽、时尚的年轻女孩,同时头顶知名大学教授、博导的光环,自然是媒体追逐的焦点,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其实除了高颜值之外,颜宁的学术成就更加眩目:2007年,年仅30岁的颜宁被清华大学特聘为教授,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博导,一时全国瞩目。2009年以来,颜宁领衔的研究团队在《自然》《科学》《细胞》三大国际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17篇。2016年,颜宁被《自然》评价为十位“中国科学之星”之一。  一颗学术新星在冉冉升起之际就已经大放异彩,绝对称得上前途无量。虽然说“科学无国界”,但颜宁最终决定离开清华、选择普林斯顿,还是让许多人深感惋惜。她的离开是由于个人原因、学校原因还是学术环境的原因,自然成为人们关心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清华大学和颜宁本人都进行了公开回应。清华大学认为“这是国际高层次人才流动的正常现象。清华对此保持开放、乐观和积极的态度。”颜宁本人则如此解释:“我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固步自封而不自知。换一种环境,是为了给自己一些新的压力,刺激自己获得灵感,希望能够在科学上取得新的突破。”  如此看来,对于颜宁的出走,当事双方都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并且双方都表达了今后继续在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上的合作意愿。事情至此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纠结的必要了。但有好事者还是继续深挖,认为事实上并非如此简单。有人认为,颜宁和清华大学关系良好,真正的问题出在学术研究环境。具体来说,是她对自然科学基金委感到失望。  在此之前,颜宁曾经分别在2014年9月2日和2015年6月23日发表博文,对连续两年拿不到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科研项目表达了不满。在2014年9月2日的博文中,颜宁写道:“六月下旬,获知并未获得最终答辩的机会,而5月18日我们GLUT1的结构论文已经发表。这个结构的获得为申请中的后续问题打开了门,未来若干年在这个方向上我们可做的东西层出不穷,会变成我实验室最系统和最具代表性的工作体系(my signature work)。我百思不得其解,想知道到底申请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2015年6月23日,颜宁更是在博文中写道:“近日初审结束,奈何依旧未获得答辩机会。至此,我除了‘呵呵’竟无语。我真是健忘,竟然忘了当年我的杰青也是第三次才获得答辩机会。历史的重演,让我对自然科学基金委难以再抱任何幻想。程序‘正义’,‘专家’意见,呵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失望之情跃然纸上。  从时间上看,颜宁正是在此期间收到了众多海外大学和研究机构的邀请。有人据此推测,她应该是在申报自然科学基金委科研项目受挫,并萌生去意之后,主动向海外大学和机构释放求职意向。  当然,旁观者的推测并没有得到颜宁的证实,事实真相是否如此,我们也不得而知。甚至颜宁的学术水平如何,在网络上也不乏质疑之声。对于普通公众来说,要理解前沿科学研究的含金量和重要程度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能够在《自然》《科学》《细胞》等顶级学术期刊上连续发表论文,能够获得世界顶级名校重要的终身讲席教授职位,这些都是来自科学研究领域内部的权威认可,足以见证颜宁的学术水平和学术成就。  对于颜宁连续两年落选自然科学基金委科研项目一事,各方也是众说纷纭。目前清晰表达观点的,只有颜宁自己发表的博文,以及她发出来的同行评议意见。此事的是非曲直也许一言难尽,需要更多权威的评估和鉴定,才能得到更公允的结论。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现有的科研项目管理、申报、审批模式,一直以来都受到不少业内人士的批评。什么样的科研管理体制机制更适合科学研究的特征,更能促进科学研究的发展进步,确实到了应该反思的时候了。  就在不久前,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在“北京大学建校119周年‘双一流’建设推进会”上发表演讲,其中提到“办大学要靠学者。学者的水准就是大学的水准;学者的精神就是大学的精神,学者的人格会直接影响学生的品行素养”。这段话引起了广泛关注,很多媒体不约而同地把它做成标题,足见这段话的份量。  这当然不是一个新鲜的观点。早在1931年,梅贻琦在就任清华大学校长的就职演讲中,就已经提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著名论断。在86年之后,北京大学的校长再次提起相似的观点,在让听者感到精神振奋的同时,也从一个侧面显示出真正做到“办大学要靠学者”的任重道远。如何让学者成为“大学之宝、科研之宝”,如何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来帮助和促进学者的成长,促进科学研究事业的发展进步,应该是大学和科研管理机构的共同责任。责任编辑:

分类:娱乐

时间:2016-07-01 05: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