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海南出台政策停止对第3套房发放住房公积金贷款  海南省住房公积金管理局16日对外公布,为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精神,海南省进一步明确住房公积金贷款对象为购买首套自住住房或第二套改善型普通自住住房的缴存职工,不向购买第三套及以上住房的缴存职工家庭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该规定自4月15日起执行。  按照相关规定,海南省缴存职工申请办理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应提供家庭在不动产登记部门及房管部门的现有住房登记记录。缴存职工家庭无现有住房登记记录和住房公积金贷款记录的,执行首套住房贷款政策,贷款首付款比例不低于20%。  缴存职工家庭有一套现有住房登记记录,或有一笔住房公积金贷款记录,购买用于改善性自住住房的,执行二套住房贷款政策,贷款首付款比例不低于30%。缴存职工家庭有两套现有住房登记记录,或已有两次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记录的,执行第三套住房贷款政策,停止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  住房公积金贷款实行承诺办理制,缴存职工应按照真实情况签署《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办理承诺书》,所提供材料和信息均应真实。凡利用虚假材料和信息骗取住房公积金贷款的职工,一经查实,列入住房公积金诚信黑名单。      买房签订定金合同或购房合同时,在合同中约定好,如若因限购限贷政策,导致买房人失去了购房资格或者买房首付比例提高,买房人可以要求解除购房合同,并拿回已经支付了的购房款、定金等。  因限购导致买房人失去买房资格,属于不可抗力,可以要求解除购房合同。而因限贷,导致买房人需要多缴纳首付,其不属于不可抗力。也就是说,如果因为限购限贷,买房人要多缴纳首付但仍有买房资格,是不可以要求解除购房合同的。    一般限购政策发布后,有具体的实施时间,在该时间前,按照原来旧的政策执行;在该时间后,按照新的限购政策来执行。一般来说,新建商品住房以网签平台商品房买卖合同签订时间为准;二手住房以网签平台房屋转让合同签订时间为准。所以,在买房后,要及时去办理网签。    看房选房过程中,与中介或置业顾问之间的联系,尤其是能体现一些时间特点的凭证(比如定金合同、认购书、单),个人一定要留好。很多时候你来不及办理网签,也许(是说也许哦,不代表一定)这个能帮上忙,它证明你早就有买房的意向了。在具体实施中,这个也得因部门、因人而已,并非完全有用。说白了,也是要靠运气的。  在买房时,最好还是及时办理网签、在购房合同和定金合同中约定好相关的事项、留好买房凭证,三管齐下,确保万无一失。  来源:海口发布责任编辑:

原标题:“玉米案”王力军申请38万余元国家赔偿 当地公安机关受理  记者12日获悉,“农民收购玉米案”又有新进展:当事人王力军于本月10日向当地公安局和法院递交了《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申请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在内的赔偿38万余元。目前,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公安局已受理该申请。(吕春荣)责任编辑:

原标题:我国传销的第一重灾区为何是广西?  最近一段名为“五台山一女尼结婚,众师姐妹来参加婚礼”的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视频中在一个酒店内男女大都剃着光头,身着各种颜色的礼服。    此事将传销话题再次带入大众视野。前日又有媒体报道称:江苏徐州25岁小伙小杨远赴桂林探望生病的女友,没想到陷入传销组织,一去就是半年之久。更想不到的是,小杨在威逼利诱下,竟与8名女子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一点都不意外,广西本来就是传销窝点最多的地方”。    在传销业内有一句话非常有名,就是全国看广西,广西看南北,也就是说广西是全国非法传销第一重灾区。广西部分地区传销活动由来已久,北海、来宾等地曾一度被媒体称为“传销的天堂”。  2015年,反传销协会发布了一份“中国传销分布图”,广西被列为重灾区之一。  今年3月,某社交平台根据网友的举报线索,在其官方微信上发布了一张《全国传销高发地图》。根据地图显示,全国有30个城市被列为“传销高发地”。  其中,上榜的广西城市数量最多,具体有防城港、桂林、北海、桂林、南宁、贵港等6个城市,占五分之一。  另就传销人员来源地而言,近一年来,在该平台查处的13603名涉嫌传销人员中,来自云南曲靖、广西桂林、广西北海三个地区的人数最多,分别占9.8%、9.1%和8.8%。广西仍然是“灾情”最严重的省份。  具体案件而言,建国以来最大的传销案件之一也发生在广西。  2014年4月,广西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列为“广西一号传销大案”的“1·18”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系列案,118名被告获刑。  该组织发展庞大,传销体系成员超1900人,7300人参与,涉及新疆、安徽、四川、山东、甘肃等17个省(自治区),网络层级超过40级,收取下线申购款、发放下线提成银行账户往来资金总额达23亿元人民币,因此被列为“广西一号传销大案”。公安机关称,该案全国罕见。  广西因何成为我国传销的重灾区?    广西位于我国西南边陲,并且有着多个直通越南的边境一类口岸,如东兴、北海、防城港等,这种沿边沿海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往来于广西做生意、旅游参观的外地人数量庞大,其中还包括很多通过广西前往东盟各国游玩的人。  10年前,随着5届博览会召开后,南宁直航新加坡城、雅加达、马尼拉、曼谷、胡志明市的航班纷纷开通,越来越多的东盟客人前来广西旅游,也有越来越多国内的游客从南宁出国。  也是从2006年前后开始,广西的多个小城变得热闹起来。  从东兴口岸出境去往越南,可以凭护照办理签证,也可以凭身份证办理通行证。这种边境旅游异地办证政策,2013年在与越南接壤的广西崇左、百色、北海、防城港4个城市获准开展。  其中防城港是中国与东盟唯一海陆相连的城市,边境旅游人数占了整个广西近八成,截至2015年四月底,接待边境旅游人数3.95万人次,异地办证收入395.8万元。  这些数据显示出来往于广西的外地人口数量之庞大,为当地传销活动提供了“人口资源”。  外地人对当地文化、环境不熟悉,容易被“忽悠”和控制,广西北部湾曾盛行的传销“一日游”证明了这点。  来自湖南的吴女士在广西防城港旅游时,参加了当地“旅行社”组织的防城港、东兴“一日游”。乘坐的旅游车上近50人来自全国各地,“导游们”不讲景点,而是一路宣讲广西北部湾“发展机遇”,介绍致富“三桶金”。  “导游”对高速公路、广告牌、大型公共建筑都进行了联想解读,拿着高音喇叭大声宣讲:“防城港遍地都是黄金”“北部湾是金融特区”……还有很多“老朋友”带着“新朋友”过来考察。  由于一些外地人涉世未深,缺乏辨别能力,加上对财富、梦想不切实际的幻想,导致他们最终被传销组织洗脑后进入了一个思维怪圈,并从最初的传销受害者逐渐变成了后来的加害者。    广西与东盟国家陆海相连,随着北部湾开发、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的推进,传销分子借机不断翻新花样、变换手法,打着国家旗号行骗。  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是中国唯一同时享有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沿海开放政策、少数民族政策、边境地区开放政策的地区,是国家主体功能区划确定的重点开发地区,是国内优惠政策最为富集的地区之一。  国家大力支持北部湾经济区开放发展,明确给予五大方面的政策支持:综合配套改革方面;重大项目布局方面;保税物流体系方面;金融改革方面;开放合作方面。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愿景与行动》的发布,广西很多城市加大跨境经济合作的基础设施投入。仅2016年,东兴跨境经济合作区域18个重点项目开展建设,总投资接近40亿元。  而这些优惠政策,成为传销人员诱骗“下线”的由头,也成为许多人选择相信传销分子所言的依据。  不少传销分子杜撰多位领导人讲话,称资本运作是国家引入广西的“新生事物”。他们打着为国家“西部大开发”或“政府秘密项目”筹集资金的名义,称每人投资69.8万元用于北部湾建设,每人发展三个人,三年就可以赚到1040万元。  中国东盟南宁国际步行街是广西南宁的重要旅游景点,但就在这里,一些神秘的书籍在公开买卖。这些书都是传销组织用来洗脑的非法出版物。在南宁警方缴获的大量证据中,传销团伙以国家相关部委的名义伪造了大量文件。  面对天花乱坠的“国家政策”和诱人的回报,很多人都走上这条“发财之路”。    某种程度上说,部分当地人的默许助长了传销风气的盛行。  “资本运作”在广西的几个传销多发地区不仅是公开的秘密,而且已经融入了当地的经济,在一定程度上给当地带来了商机。  评论人士张楠之曾撰文表示,当地人对传销的容忍甚至是某种程度上的欢迎态度,对传销在当地的泛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公开报道显示,曾经仅在来宾市的整条维林大道两边,就大约有2000多个家族式的传销窝点。  这么多的人带着大量的钱财涌入来宾,单单是吃穿住行的消费,就足以给当地人带来可观的收入——传销者的到来对当地经济产生的影响,从当地被迅速拉升的房价、租价也可见一斑。  在广西传销最盛行的时候,酒楼、KTV和宾馆的生意非常好,“传销人员一个月一般有好几次聚餐、唱歌,那时,想订个包厢都很难。”一名酒店从业者坦言。  中南财经大学的乔新生教授也表示,传销发展到一定规模后,确实能够给地方带来经济利益,甚至推动GDP的上升,政策的制定者和学术研究者不能回避。  北海房价涨幅曾一度连续位列全国第一,惊动建设部,当时数量众多的传销人员被认为是高房价的推手之一。  正是广西特殊的地理、政策及风气,造成传销活动猖獗多年、根深蒂固。  尽管传销依然存在,但近年来广西乃至全国在打击此类活动时已取得一定成绩。今年3月,广西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还印发了《2017年全区打击传销工作要点》,从4个方面部署了打击传销的18项重点工作。  可打击传销犯罪,依然任重而道远。  对于被拉进传销组织的人而言,传销的魔力,在于它不仅是一种骗术,一个“非法集资、携款潜逃”的骗局;它更像邪教,是一种带有很强的宗教、意识形态色彩的精巧、严密的洗脑术,直击人性弱点。  对于那些对传销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而言,传销是另一种刺激经济发展的方式,甚至可以延伸出一条包括旅游、购房、购物、餐饮等在内的灰色产业链。他们没有意识到,只有营造良好的市场竞争环境,才能有利于当地经济的长期发展。  “小伙到桂林看女友误入传销窝,1个月与8名女子发生关系”看似荒诞,但对它的关注绝不能止于调侃。  现在的传销手段与时俱进,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就会不知不觉跌入陷阱……而除了管好自己,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外,整个社会对传销的警惕与反抗则更为重要。毕竟,我们管不了自己关心的亲戚、朋友和爱人。责任编辑:

原标题: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杨崇勇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杨崇勇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杨崇勇,男,满族,1955年11月生,云南昆明人,1980年8月入党,1971年4月参加工作,云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大学学历。  现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1971.04—1980.08云南省昆明市药材公司采购批发站工作  1980.08—1984.07云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  1984.07—1984.10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蓬莱区委干部  1984.10—1986.03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蓬莱区委副书记、县委常委  1986.03—1987.12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委副书记  1987.12—1992.10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委书记  1992.10—1996.03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  1996.03—1998.02云南省政府秘书长  1998.02—1998.06云南省玉溪地委书记  1998.06—2000.02云南省玉溪市委书记、市长  2000.02—2000.12云南省玉溪市委书记  2000.12—2001.02云南省委常委、玉溪市委书记  2001.02—2003.06云南省委常委、秘书长  2003.06—2007.12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  2007.12—2008.01河北省委常委  2008.01—2011.12河北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  2011.12—2015.12河北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河北行政学院(河北管理干部学院)院长  2015.12—2016.01河北省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河北行政学院(河北管理干部学院)院长  2016.01—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八届省委委员责任编辑:

为孙子、为儿子在北京买房,母亲过年、儿子在北京开公司、招待朋友都是要钱的理由。安徽军工集团原董事长张友仁多次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受贿,甚至退休后还不收手。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由于接班人黄小虎“落马”供出了他,导致他在退休后3年被查案发。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今日获悉,安徽省阜阳市中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三罪并罚,判处张友仁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190万元。  记者了解到,张友仁到案后,检举他人职务犯罪线索9件11人,涉案总金额高达数百万,法院认定其具有立功情节。张友仁因此得以轻判。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到,2014年7月15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安徽军工集团原董事长张友仁被开除党籍,收缴违纪所得,并按规定办理停发基本养老金手续,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现年68岁的张友仁,1994年起任安徽省东风机械总厂厂长,2000年底至2010年,先后任安徽军工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  2010年3月,张友仁退休,黄小虎继任,成为安徽军工集团董事长。  2013年1月,黄小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后被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9年。被查处期间,黄小虎检举了张友仁贪污、受贿的犯罪线索,并因此构成重大立功,得以减轻处罚。  本该颐养天年的张友仁因接班人黄小虎的检举,最终落马。  2013年9月,退休三年多的张友仁被阜阳市检察院立案侦查。   记者从判决书中获悉,张友仁一案经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由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检 方指控,1994年至2013年,张友仁利用担任东风机械厂厂长、安徽军工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及安徽军工集团所属企业董事长的职务便利,接受他 人请托,在项目合作、工程招标、土地转让、设备采购等方面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572万余元,向他人索取财物共计折合 人民币43.4万元;单独或伙同他人,以虚开、虚报发票等手段,侵吞国有财产共计人民币195万余元。  张友仁离职后,又利用原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给予的现金人民币20万元。  检方指控张友仁涉案金额总计830万余元。法院审理后,最终认定张友仁的涉案金额为715.6万余元。   法 院查明,从1995年至2010年2月,张友仁在担任东风机械厂厂长,安徽军工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及安徽军工集团所属企业的董事长期间,利用职 务便利,接受他人请托,在项目合作、工程招标、土地转让、设备采购等方面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615万余元,其中索贿 50.4万元。  张某是北京祥泰创业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他先后5次给了张友仁175万余元。  张某在证言中说,2005年,他以公司名义同安徽军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科技发展公司北京分公司。分公司成立后,他曾以该分公司的名义做成过两笔业务。  为表示感谢,2005年初,张某为张友仁报销了5万元的个人消费。  2006年,张某又给张友仁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总价款大约170多万元,房子是以张友仁孙子的名义购买的。   某公司进口部副总经理郭某某委托张友仁为其公司代理进口项目提供帮助,为此,在2000年至2004年间,张友仁先后收受并向郭某某索要现金合计119万余元。除了给现金、美元,郭某某还出钱帮张友仁的儿子买房,“帮助”张友仁的儿子还房贷,而且一还就是4年。  郭某某公司员工段某在证言中称,郭某某安排张友仁的儿子鲍某以领奖金的名义从公司财务领取房贷款,持续领了4年多,直到2007年5月,郭某某才不再给鲍某发“奖金”了。  郭某某告诉段某,给鲍某发“奖金”是为了给鲍某每月还房贷。2003年5月至2007年4月,每月发给鲍某9600元,48个月共计46万余元。  张 友仁的儿子鲍某在证言中称,郭某某为他在朝阳区国际村小区买了一套房子,房本写的“鲍某”的名字。郭某某支付了3万元定金,又支付33.4万元的首付,之 后办了房贷手续,每月应缴房贷9600元。从2003年5月至2007年4月,他每月都从郭某某的公司以领取9600元“奖金”还按揭。  深 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梳理张友仁的判决书发现,张友仁在许多地点都收过钱,不仅在办公室、饭店包间、宾馆房间、KIV、咖啡 店、家里,甚至在国外考察期间,也不忘收钱。2000年5月,张友仁去美国考察期间,在宾馆里收了郭某某给予的2000美元。2004年夏在乌克兰考察期 间,郭某某在宾馆里给了张友仁2000美元。  张友仁除了收钱,还收各种贵重礼物,其中还有一块帝陀牌手表。送钱的人为了巴结他,除在春节送钱外,甚至连清明节也不放过,而且每年清明节都给他送钱。  某 公司董事长陈某在证言中称,该公司在资质认证等多方面得到张友仁的支持和帮助。2006年至2013年,张友仁先后收受、索取现金合计16.4万 元;2006年至2009年的每年春节,陈某在张友仁办公室每次送给他2万元,共计8万元;2008年至2012年每年清明节,陈某每次送给张友仁1万 元,共计5万元;2013年清明节前,张友仁以朋友借钱为由,向陈某要了1.4万元。  张友仁除了收钱,还开口要钱,要钱理由多种多样。在众多给钱的人中,靳某不是给钱最多的,却是给张友仁送钱次数最多的一个。  靳某在证言中称,为了长期往东风机械厂送煤以及承建该厂的其他工程,他21年里分13次送给张友仁105万元,最多的一次给了45万元,最少的给了1万元。张友仁要钱理由繁多,甚至退休后还要过钱。  2007年,张友仁以重庆朋友要到上海向靳某要了2万元;  2011年春节,张友仁以给母亲过年为由,向靳某要了2万元;后以过年去北京请朋友吃饭为名,又向靳某要了6万元;  2012年春节,已经退休两年的张友仁以给母亲过年为名,向靳某要了2万元,还以到北京过春节需要花销为由,向靳某要了4万元;  2012年5月,张友仁以还借款为由,向靳某要了5万元;  2013年5月,张友仁以去重庆看朋友为由,向靳某要了3万元。  。。。。。。  2005年年底,张友仁以儿子在北京开公司缺钱为由,向胡某索要了10万元。  据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安徽军工集团和科研院校有合作。在合作过程中,张友仁也收受来自高校教授的贿赂。  法院查明,1995年至1998年间,张友仁利用担任东风机械厂厂长的职务便利,接受北京理工大学教授马某的请托,在项目合作、经费拨付等方面给马某带领的课题组予以支持和帮助。1996年至1998年间,张友仁先后收受马某给予的现金共计22万元。  在2003年至2004年,张友仁还曾接受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某的请托,在一些项目合作及研发经费拨付方面给予王某支持和帮助。2004年至2006年,张友仁先后收受王某给予的现金合计人民币8万元。  法院查明,张友仁收受请托人给予的财物共计572万余元,索取他人财物共计43.4万元,一共受贿615.4万元,张友仁接受和索贿的单位共计17家。    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记者了解到,除受贿外,张友仁还贪污。法院查明,2000年1月至2010年3月,张友仁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者伙同他人,采取虚开、虚报发票等手段,侵吞国有财产共计人民币90万余元,此前检方指控的金额为195万余元。  2009 年春节后,安徽军工集团办公室主任陈某(已判)同张友仁商定,采取虚开虚报发票的方式,从公司财务套取公款。张友仁利用其具有科技发展公司财务审批权的职 务便利,安排陈某以购买器材和评审会议费等为由填写三张发票,由自己签批报销。至2010年3月,陈某分多次从财务将虚报的55.5万元现金并全部提取出 来,张友仁分得35万元,陈某分得20.5万元。  2009年12月至2010年2月底,张友仁因父亲看病需要钱,让集团办公室主任陈某出面借款,他签批后直接从集团借款24.5万元。  2010年3月,张友仁正式退休前,为报销该笔借款,将25万余元的虚假开支,连同真实公务开支的2.7万元票据一起交给陈某代为报销。  陈某有些为难,对张友仁说自己只能报销2万余元的真发票,剩余的25万多元做不了主。于是,张友仁给负责财务审批的总经理王某打了招呼,陈某得以顺利报销。张友仁因此非法侵吞公款25万余元。  为了敛财,张友仁还虚构交易套现据为己有。  2000年1月,张友仁打电话给郭某某,说他准备安排东风机械厂以预付款的名义给郭某某名下的和平公司汇款10万元,让郭某某把这笔钱提出来交给他。  为了达成目的,张友仁以东风机械厂要付给和平公司10万元预付款购买美国设备为由,安排人填写了借款单,并通过财务部将钱电汇给和平公司。经过张友仁的运作,该借款单顺利签批,钱也很快汇给了和平公司。随后,郭某某将10万元提现并交给张友仁。   2010年3月张友仁退休。虽然人退下来了,但他的影响力依然存在。  法 院查明,2010年下半年,张友仁利用担任安徽军工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时是吴某的领导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靳某请托,欲通过时任东风机电公司副总经理的吴 某,帮助靳某承揽东风机电公司职工住房工程。此时,吴某已经准备让王某承揽该工程。为避免得罪张友仁,王某在吴某的建议下送给张友仁20万元,张友仁在合 肥市芜湖路的一个茶楼收了钱,同意由王某继续承揽工程并以靳某缺少建筑经验为由让靳某退出。   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张友仁在接受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期间,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违纪违法问题,并检举了朱某某等人职务犯罪的线索,共9件11人,涉案总金额高达数百万。在案件办理期间,张友仁亲友代为退缴赃款829.3万元。  庭审中,张友仁认罪。最后陈述时张友仁称“自己在改革大潮中没有把持好自己”。他说在接受审查阶段,自己主动交代罪行并积极退缴赃款,他已经超过65岁了,身患多种疾病,他有自首、退赃及立功表现,恳请法庭从轻判决。  张 友仁的辩护人对指控的数额提出了异议,辩护人提出,张友仁在退休后收受靳某的22万、李某的8万、陈某的4.4万、薛某和赵某的20.5万元,请托人并未 谋取到利益,不应认定为受贿;指控称张友仁贪污89.4万以及在退休后领取车改补贴15万,不应认定为贪污;张友仁退休以后收受的财物,没有利用自己的影 响力,不应认定为犯罪。张友仁具有自首、重大立功情节,且自愿认罪,积极退赃,建议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对此,法院认为,张友仁收受靳某的22万、李某的8万、陈某的4.4万,属于退休前后连续收受请托人的财物,依法应认定为受贿。张友仁收受薛某、赵某的20.5万元,薛某、赵某有具体的请托事项,张友仁也答应帮助,至于是否谋取到利益,不影响受贿的成立。  张友仁在退休以后收受王某给予的20万元,系张友仁利用在任时所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时任东风机电公司副总经理吴某,最终使王某承揽东风机电公司职工住房工程,张友仁的行为符合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特征。以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法 院审理认为,张友仁利用其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便利,多次接受他人请托为其谋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虚开、虚报发票的手段,侵吞国有财产;离职后利用 原职权所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贪污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依法应 数罪并罚。  公诉机关指控张友仁犯受贿罪、贪污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罪名成立,但指控的受贿数额有误,应予纠正。对起诉指控张友仁贪污89.4万以及车改15万,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  张 友仁在案件侦查期间如实供述了办案机关还未掌握的利用影响力受贿的罪行,对该罪应依法认定自首;张友仁到案后如实供述,具有坦白情节;积极退缴全部赃款, 并检举他人职务犯罪线索9件11人,涉案总金额高达数百万,应认定具有立功情节。综合上述情节,依法可对张友仁从轻、减轻处罚。  最 终,安徽省阜阳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张友仁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150万元;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 元;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0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190万元。  据记者了解,张友仁检举揭发职务犯罪线索9件11人,均为大案,目前已侦查终结5件8人,其中,东风机械总厂原厂长、东风机电公司原总经理朱传安职务犯罪一案正在审理过程中。  2015年3月27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朱传安受贿、贪污、挪用公款、私分国有资产等四罪一案,朱传安对所有罪名均不持异议。在谈到贪污其中一笔95万元款项时,朱声称其中的25万元送给了安徽军工集团原董事长张友仁。  来源:法制晚报记者 洪雪 吴洁责任编辑:

分类:娱乐

时间:2016-02-12 14: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