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专家认为,目前中国的城市数量太少了  中新网北京4月24日电(记者 张希敏)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23日在北京召开题为“中国的中小城市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就目前新型城镇化战略进程展开探讨。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牛凤瑞指出,中国目前有农村户籍的实际人口约6亿人,而还在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已不足3亿,从这个角度看新型城镇化战略,目前中国的城市数量真是太少了。  据介绍,中国目前城市人口是7.7亿,只有654个城市。其中,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有160个,而20万以下的小城市却占比不到18%。  牛凤瑞认为,在城市化进程中,农村居住点撤并和农村人口减少成为必然。中国4万多个建制乡镇并不全部具备发展成为小城镇的条件,因此,以农村县城所在乡镇为基础发展为小城镇或小城市将成为中国农村地区城市化的主要方向。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李津逵指出,当前在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城镇化已呈现出“工农兼做”的新趋势,留守农民的数量在不断减少,不少农民既在乡下有田地可耕作,同时在镇上又从事着一些商业活动;既有乡下的老房子,同时在镇里有店铺,呈现出哪里的公共服务水平更高,农民就在哪里安居发展的新气象。他认为,这种新的趋势表明,农民主观上融入城市的愿望在增强,这正是实施城市化战略的最基本条件,也表明大力发展中小城市在经济发达地区已经成为一种必然趋势。  他指出,各级政府应正确引导农民的城市化步伐,像珠三角一些特大城市的周边县域,其经济发展实力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准,同时对接大城市的意愿十分强烈,地方政府应当顺应这种趋势,加快当地的城市化水平,在撤县设市、镇改市等方面抛弃本位主义思想,努力满足农民想早日成为市民的愿望,并让其充分享受城市化带来的各种利好。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认为,中国的城市,无论是大城市还是中小城市,从数量上看,都是太少了,现在迫切需要开发连片发展中小城市群。  他认为,随着大量农民进城,农村的空心化已不可避免,应该按照城乡一体化的思路,在鼓励农民进城的同时也要允许城市居民下乡进行投资和创业,打破城乡隔阂的二元体制,实现新型城镇化的大跨越。  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委员、曾经担任过副县长的杨华彬指出,在县改市和撤镇升市的过程中,地方政府要端正心态和思路,要把城镇化过程的利益分配好,不能只盯着行政权力在升级过程中的好处,“城市为谁而生,为谁而立”的问题一定要搞清楚。  与会专家认为,无论从城镇化的发展规律,还是从国际城市发展史的比较来看,城市数量不足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块短板,近30多年的城镇化加速阶段,中国城市的数量不增反降,尤其是中小城市数量占比还在减少,这也是导致中国大城市病突出的一个重要问题,亟需加以解决。(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外媒关注法警察枪杀华人 德媒:华人不应成为“沉默的一族”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约记者 姚蒙 董铭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谷棣 魏辉]一名旅法中国公民在巴黎家中遭法国便衣警察枪击身亡的事件持续发酵,牵动着无数法国华侨华人的心。事件也让法国华人长期以来的不满情绪受到更大范围的关注。《纽约时报》称,此次命案恰逢法国亚裔社区不安加剧之际,许多亚洲移民生活在巴黎贫穷的社区,去年一名华人裁缝在巴黎郊区遭到3名北非裔青年暴力打劫后去世,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也引起人们对巴黎北郊欧贝赫维利耶地区安全的关切。“我理解社区里的怒火”,此次被杀华人刘某家属的代理律师乔布说,他的几个亚裔客户最近都抱怨警察滥施暴力。  “法国警察杀人事件暴露出华人的愤怒与恐惧”,美联社28日称,中国移民和中国政府抗议巴黎警察开枪杀人,街头爆发暴力冲突,法国亚裔社区的担心与失望显露无遗。法国是华人最多的欧洲国家,在法华人经常指责警方没有采取足够措施保护他们免于种族主义的伤害。去年9月华人裁缝张朝林被打死后,1.5万华人在巴黎集会,敦促结束对亚裔社区的暴力,呼吁关注巴黎郊区紧张的种族关系。巴黎第八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皮埃尔·皮卡尔说,在法国,中国人是其他民族种族主义泛滥的受害者,他们成为犯罪者的袭击目标,因为许多华人经常携带现金,不少人没有居留证,所以很容易受到威胁。皮卡尔说:“中国人不喜欢抗议这种形式,也不愿意公开表达,所以当我们看到这样的情况,就意味着他们非常非常生气。他们对遭歧视受够了。”  “华人不应成为‘沉默的一族’”,德国慕尼黑华人学者陈日晨2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巴黎警察枪杀华人事件震动欧洲华人圈,这也给华人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华人在欧洲不断成为暴力的牺牲品?他认为,华人在欧洲实际上人数并不少,甚至算是一个较大的少数族裔。但为什么华人参政这么少,在议政上没有华人的声音?华人不能只默默工作,而应该积极利用各种团体共同发声。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海外华人越来越多,但还处于居住分散、缺少合力、与当地脱节和政治参与比较弱的状况。很多地方的华人在当地活跃度不够,与当地社会来往比较少。华人主要是做生意,办报纸自己看,住唐人街,吃中餐,特别是有了微信等社交媒体后,出了国和在国内区别减小。他建议,华人除了要改变“散”的状态,还要多在当地参与政治,多在主流媒体出声,积极投入公益活动。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责任编辑:

高铁也好,动车也罢,均是人流量极大的场所,相应地,食品的流动性,或者说即食比例应该很高,并无必要准备保质期如此漫长的快餐。  高铁上还有15元盒饭吗?有,不过服务员并不推荐,若乘客坚持,则回应“现在没有加热,需要等很长时间”。此外,记者还发现,有线路的15元红烧狮子头套餐盒饭保质期居然是90天。对此,上海铁路局客服中心一工作人员表示,到目前为止,客服中心还没接到有旅客食用90天保质期盒饭出现不良反应的投诉。(《华商报》4月24日)  据说,这种保质期长达90天的高铁盒饭,是一种高科技保鲜产品。该盒饭利用氮气保鲜,不含防腐剂。而铁路部门的“大数据”也显示,至今未见相关投诉。这似乎意味着乘客尽可以放心食用。  不过,一份15元盒饭的保质期居然可以长达几个月,仍然让人感到有些别扭。这样的食品真的“保鲜”吗?怎么看上去吃的像是“文物盒饭”?  且不说,盒饭保质期长达3个月,会不会影响食用者的身体健康,即便从口感层面看,也是要打一个问号的。即如记者体验的那样,原本雪白的米饭已泛黄,口感粗糙,红烧狮子头、蔬菜等口感明显不如保质期24小时的盒饭好。  类似“文物”级别的铁路食品,并非孤例。《扬子晚报》2011年曾报道,有乘客在沪杭高铁上买了一份25元盒饭,保质期为6个月。更有网友曝出在动车上看见保质期长达10个月的油条。  高铁食物在保质期上破纪录、创高峰,未免让人不安。按说,高铁也好,动车也罢,均是人流量极大的场所,相应的,食品的流动性,或者说即食比例应该很高,并无必要准备保质期如此漫长的快餐。  据知情者披露,保质期时间长,本趟列车上卖不完,可以在下一趟列车上销售,如果下一趟卖不完,下下一趟列车继续卖,3个月的保质期,尽可以来来回回地摆弄。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些道理,但仍有疑点。要知道,这份保质期90天的红烧狮子头套餐可是15元盒饭啊。这个价位的盒饭往往是乘客追捧的对象,每每遍寻不着,若非有毅力、有决心,一般人不可能买得到。  那么,问题来了,高铁为何还会让一款热卖商品保质期搞到90天?其实,这也并不奇怪。一方面,“15元盒饭不断供”,是2015年1月1日起施行的《铁路旅客运输服务质量规范》明确要求的。尽管今年1月1日起,“15元盒饭不断供”政策曾停止执行,但在遭遇了舆论强烈质疑之后,15元盒饭又悄然出现。另一方面,铁路方面显然对此并不积极,也不会敞开供应,上一些“文物”级别的老盒饭,爱吃不吃,若是嫌口感不好,那就只好花更多的钱。  质言之,新花样反映的还是老问题,根子依然是无孔不入的利益导向,是在以市场的名义逼迫消费者就范。  就在前不久,高铁调整票价,其中东南沿海高铁一等座涨幅最高接近60%,二等座的涨幅在15%~30%之间。当时有关专家还在表态,高铁合理定价,灵活定价,差异化定价,是一种市场行为,无可厚非。然而,在涨价的同时,相应的公共服务提升却千难万难,这样的市场行为让人疑虑。责任编辑:

原标题:导游资格证出现印刷错误 江苏省旅游局:确有其事正在协调  近日,不少南京导游的朋友圈中一片惊呼声,他们称刚到手的导游资格证书,却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英文书写出现错误,有外地旅游主管部门已经发文,准备回收印刷错误的导游证。  对此江苏省旅游局方面证实,确有其事,目前正在协调此事。   据南京导游王先生介绍,自己是去年参加全国导游资格证考试的,今年顺利拿到了导游资格证。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拿到手的时候可高兴了。可是很快就发现情况不对,对比老的导游证,封皮上共和国的英文拼写不对。  另一位导游张女士也表示:“当时也没太在意,后来相继接到一批考试的同行和考生发来信息,说证件封皮好像不太对。后经仔细查看,下发的导游资格证闹出了‘笑话’,封皮正上方的共和国英语出现印刷错误,正确拼写应为‘Repub-lic’,但我拿到的却是‘Re-publie’”。  此事在南京导游的手机朋友圈中迅速传播,不少导游都奇怪,怎么新到手的导游资格证会出现如此错误。有导游表示,后来才知道,去年这一批考试的学员拿到的导游资格证,在全国多地均出现了错误。不少导游获知后,戏称自己拿到了假证。   随后,金陵晚报记者也翻查了自己的记者证,这本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的记者证上,对于共和国的英文翻译,则为“Re-public”。查询百度英文翻译,上面写明“Republic”中文意思为共和国,而“Republie”中文意思则为建国方针。  针对此事,金陵晚报记者上网查询发现,确实还有一些来自安徽、河北等地已通过2016年全国导游资格证的考生,也遇到了与王先生反映的同一情况。其中吉林省长春市导游培训中心官微4月14日发布公告:现接到吉林省旅游信息中心紧急通知,暂缓发放《导游人员资格证书》,针对2016年全国导游人员资格考试通过人员,并对已领取的《导游人员资格证书》 进行召回,重新制作。望已领取资格证人员在4月28日(节假日除外)前,将原证书送回。对为此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希望各位予以理解并积极配合。  截至发稿前,江苏省旅游局方面有关人士表示,全国导游资格证出现英文印刷错误一事,已经接到了反映。全国导游证是国家旅游部门颁发的,现在出现了印刷错误,江苏省方面仍在密切关注此事,会就此事协调并向社会公众公开解决方案。  ■新闻链接  据金陵晚报记者从南京市旅游委方面了解到,目前南京导游的总数在2万人左右,每年都会有进有出。每年参加导游资格证考试的人数,在4000人左右,2016年的通过率为21%。责任编辑:

原标题:美媒:跟好莱坞说拜拜!中国演员不再在大片中跑龙套  美国《好莱坞报道者》3月12日文章,原题:电影市场:中国演员告别好莱坞   不再满足于在明星云集的大片中跑龙套,中国影视人才如今正拒绝好莱坞的邀约,在国内寻求获得更丰厚片酬、更高知名度、扮演更丰满的角色。  曾经,香港名演员和导演只有在好莱坞留下印迹才被视为超级明星。成龙、李连杰、吴宇森等都曾前往好莱坞发展。但如今,中国影视业的增长带来令人意外的反转:美国的影视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对“中央王国”的大腕们感兴趣,但中国的名演员们却不再迫不及待地应承对方。姜文受邀在《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中出演角色。但他认为戏份少,不感兴趣。最后,还是他痴迷《星球大战》的儿子劝他参演。  这种情绪背后因素很多,且合乎情理。过去“在好莱坞取得成功”意味着更高片酬和在世界舞台获得认可,但如今许多中国明星在国内能获得更好的待遇。中国娱乐市场增长已使演出机会暴增,名演员供不应求。去年有报道称,中国当红影星片酬过高,能达1亿元。而中国演员到好莱坞通常意味着片酬大幅缩水并付出巨大机会成本。“接拍西方影片往往需要比出演中国电影花费更长时间”,某经纪公司合伙人称,在中国,演员能同时接拍电影、广告和电视剧。  诸多好莱坞大片近年来邀中国一线明星出演小角色,希望借此在日益红火的中国市场多分一杯羹。但结果常适得其反,影迷们指责此种做法是屈尊俯就迎合中国观众。那些演员甚至遭到网民嘲笑,令其“在好莱坞的突破”得不偿失。业内人士称,“我一再告诉美国制片人,你们需要(为中国演员提供)更好、更有意义的角色。过去这并不重要,但时代正迅速改变。”(作者帕特里克·布莱斯基,王会聪译)责任编辑:

分类:娱乐

时间:2016-01-09 11:3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