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助献血本来是为亲友奉献的温暖之举,但血托却利用这种爱心之举,变为自己的摇钱树。南都记者接到献血者报料:一个名叫“广州有偿献血中心群”的QQ群不时发布献血信息,背后其实隐藏着一条“有偿献血”黑色交易链条。  经 过记者暗访调查发现,这些血托在广州市内一些三甲医院内散发小广告,向病患兜售血液,两个单位的血量收费由800元至1200元不等,获取病患血液需求 后,在QQ群有偿招募献血者前往广州血液中心,以互助献血方式指定献给病患。献血成功后,支付献血者450至500元不等报酬,通过赚取受血者与献血者之 间的差价牟利。  广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明确表示,血托的这种行为系违法,血液中心一经发现也会马上报警处理。他承认,广州的血液确 实有缺口,才会出现血托钻空子的现象。昨日,南都记者也在广州血液中心属地的越秀区华乐派出所报警,并将掌握的情况提供给派出所民警。目前,警方已受理该 案。    网友小周(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今年春节期间, 他在一个推荐兼职的QQ群见到有人发布“有偿献血”的信息,他出于好奇,表达献血意愿,随即被拉进一个名为“广州有偿献血中心群”的QQ群,“连续一个月 左右,我在很多兼职群见到有偿献血信息,但详细的信息只发在广州有偿献血中心群。”  “学校也会组织献血,毕竟献血利人利己”。在一次QQ群发布献血需求信息之后,小周考虑到献血既能救人又可以拿到报酬,便发私信联系献血信息发布者。经过沟通,发布者告诉小周献血的具体地点、时间以及受血者姓名、住院号、床号,并提供与血托接上头的联系电话。  小周与血托见面之后,在广州血液中心献血400毫升。“拿到互助献血登记表、献血证,我交给血托,他给了我500元现金。”小周告诉南都记者,血托会指导献血者如何回答护士提问,如若遇到护士询问睡眠时间,是否熬夜?要统一回答“晚上10点睡,早上7点起”。  “献血本来利人利己,但血托有时候会编造信息,也会影响献血人的健康。如果有一些不太了解常识的年轻人,没到间隔周期就去兼职献血,不顾身体健康,会伤害自己的身体。”献血之后,小周觉得如此献血可能会带来一定问题,便向南都报料。  其实,这种血托并不鲜见,南都记者在QQ上以“广州”“献血”为关键词,便搜索到79个相关群,其中有29个为“有偿献血群”。    拿 到小周提供的Q Q群号码之后,南都记者加进这个有偿献血群。该群创建于2016年2月11日,截至发稿时有326名成员,平时该群基本处于“全员禁言 中”的状态,只有群主会不时在群里发布一些献血信息,列明时间、所需血型。例如,6月8日群主发布一则献血信息:血小板满15天,全血满3个月,不限制血 型,一个单位为160元,之前做过互助献血满15天的也可以再去。  南都记者进入QQ群当天,就有一名昵称为“林”的网友发私信询问 是否献血以及血型。记者回复血型为O型,他当即给出两个单位450元的报价,并表示愿意等的话,报酬可以加到500元。随后,他对记者提出要求———“体 重过百,半年内没有在广州互助,有身份证”,献血地点位于小北地铁站C、D口附近,其实是位于广州越秀区麓苑路的广州血液中心。  6 月12日,该群群主又发布信息称“近期由于几个血库告急,广州市血小板爱心献血互助,需要A、B、O、A B血型志愿者”。虽说是“志愿者”,但点明“待 遇是400-500元,日结”。如给指定的患者互助献血,家属补偿400-500元,不指定患者,单纯爱心献血给医院没有任何补贴,“家属补贴与医院无任 何关系”、“因为患者换血医院的价格太高,部分血型供应不上,患者家属才委托招人过来互助献血”。  高度近视是否有影响?面对记者询 问,对方回答“没事,没肝病之类的就行”,并提醒“这两天不要喝酒,油腻的东西也别吃”。如果血液不过关,就没有钱。记者询问是否可以拉上同学?他说“要 把同学的血型统计好”,并与记者约定献血地点、时间,要了联系电话。没过多久,记者收到一条短信,内容介绍了献血的一些注意事项。    7日上午,南都记者收到血托发来“可以献血”信息,并按照指示赶到越秀区麓苑路距广州血液中心约100米处、一家名为“飞扬美食”的快餐店门口,见到身穿黑色T恤的联系人。当时,他周围约有七八名男子,沿马路站着。  随 后,该联系人介绍一位身穿红色衣服的男子负责接待,带着记者走进快餐店。只见店内摆着三张桌子,坐着几名年轻男子,均没有在用餐。未等记者坐下,红衣男子 急切查看记者手臂,询问“有没有献过血,是什么血型?”记者回答没献过血、血型为O型,他向同伴要来两张单子给记者。  这是两张互助献血登记表,上面有“血液需求病人的医院、姓名、住院号及亲属的名字”,两名病患来自广州市内两家不同的三甲医院。“记住病人的名字,你是王某的朋友。”红衣男子嘱咐记者要以病人亲属的朋友名义来献血。  “你 们等下拿着这个单去血液中心三楼,就说是互助的。护士会给你一张单,这个(血小板)必钩,这个(两个单位)必钩,病人名字和住院号必须写对。”红衣男子拿 来另一张互助献血单教记者如何填写。红衣男子还问起记者有没有药物过敏史。记者回答“有”之后,红衣男子马上告知不能这样说,“你一说有,你在广州就献不 了血,我是为了你好”。  红衣男子还指导记者如何回答护士提问,包括说早餐吃了点面或粥,最近没感冒等等。随后,他又问记者近视多少 度,听到“700度”的回答之后,他表示很惊讶。没过多久,他说道:“你就说400度好了,进去测血压时,你就把眼镜摘了,那一段路就让他(与记者同行 人)带着你。”说完所有注意的事项后,红衣男子让记者拿出身份证,他会带着去广州血液中心,记者以未带身份证为由离开。    9日上午,南都记者来到某三甲医院血液科,核实暗访中看到的互助献血登记表上,一名王姓的受血者。经医院护士确认证实,登记表上的王姓病人确实住在该院血液科,床号与登记表上一致。  当 天,王姓病人已经入隔离病房,两名家属在病房外隔着玻璃窗守候,一名家属系王姓病人的表哥。他告知,他们系湖南人,表妹去年8月被查出患有白血病。之前, 一直在深圳治疗,效果不太理想,因打听到该三甲医院骨髓移植比较先进,就转到这里寻求治疗,目前医疗费已经花去40万元。  “表妹生 这病,经常发烧,一发烧就需要输血,但医院告诉他们血液紧张,家属只能到外面想办法。”王姓病人的表哥告诉南都记者,王姓病人的血型确实为O型,与当日献 血表上一致,在外买血是王姓病人的兄长(即登记表上的王某)在联系。购买两个单位血小板约为1400元。  在医院的血液科隔壁病房 外,南都记者看到多张血托塞在病房外对讲机上的红色小卡片,上面写着“长期提供血小板(A型、B型、O型、AB型),医院临床用血(红细胞、血浆)及骨髓 干细胞,如有急需请联系我,价格优惠,长期合作”,卡片上留着一个名为“阿浩”的联系电话。  随后,南都记者以该院患者家属的身份拨通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男子,他在电话里询问记者在哪家医院、需要什么血型,并介绍价格:“一般是抽两个单位,血小板就是1000元,普通血浆就是800元。”    记 者表示担心血液会有问题,该男子让记者放心,并详细介绍整个过程:“你不是要找医生开一个互助申请血小板的表吗?开完之后知道病人的姓名、血型、住院号和 性别,我就拿着这个单子到广州市血液中心,就是麓苑路那里,到血液中心里面找人去体检,如果体检合格了之后才能去献。献过之后,广州市血液中心会有一个红 色的回执单给我们,我把这个回执单交给你,由你交到你们外科楼1楼,然后确认好了有这个血小板、全血的话,然后你就把这个钱给我。”  该男子保证献血者都是在血液中心里面体检,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也透露,医院很多患者都从他那里买过血。    其实,这些血托之所以能够生存,主要就是利用互助献血的制度漏洞。互助献血是什么?病人可动员家属、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患者亲友可在血站献血(任何血型),并凭献血证为患者换取等量指定血型用血,只要求献血者与病人相识。  广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明确表示,对于互助献血,国家没有相关法律有明确的界定,“亲戚朋友、社会友人都可以互助献血”。实际上,血托正是钻了法律上没有明确界定互助献血的空子。  是 否由于血液紧张导致患者买血呢?付主任说,血液紧张客观存在,特别是血小板,广州市采集血量全国城市排名第二位,仅次于北京。但是,由于外地来广州看病的 重病患多,用血量就多,而采血量又仅限于广州市内,导致供需矛盾,尤其是血小板,有时多有时少,又受限于保存时间,“血小板一般最长保存5天,最短1天, 不像纯血红细胞可以保存35天,特别紧张。”  付主任介绍,血液紧张是全世界的问题,“广州血液中心的血小板采集量可能是一两个省份的总量,但还是不够用”。因为病患增多,血量有些供不应求,一些不法分子组织血液买卖,抓住互助献血一些漏洞进行不法交易,赚取差价。    我 国实行无偿献血制度,法律明令禁止有偿献血。《中国人民共和国献血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 得,可以并处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非法采集血液的;(二)血站、医疗机构出售无偿献血的血液的;(三)非法组织他人出 卖血液的。  付主任表示,不管是国家法律,还是各级政府,还有血液中心,都是旗帜鲜明打击这种违法行为。之前,接到过市民反映类似情 况,也在公安机关报过案。除极力配合公安机关打击这种违法行为,他们也会加强血液中心内部的管理。血液中心极力配合打击这种违法倒卖行为,会和市内重点医 院加强沟通,共同打击不法行为,“我们还要通过广泛宣传让百姓了解无偿献血完全是一个不存在创收的公益事业。”  “目前互助献血的流 程系省卫计委所定,医院只是进行一定的把关。一般是医生让病人填好表盖好章,经过审核才来血液中心进行采血工作,我们主要是配合医院血液采集、检测工作, 保证血液的安全性。”付主任说,只要是在血液中心采集的血液,都要经过严格检测,特别是对是否感染乙肝、丙肝、艾滋病、梅毒等,检查合格才能采集。国家要 求去年底开始全覆盖核酸检测,广州2011年就开始了,“如果血液检测不合格,血液即报废,会通知献血者;如果献血检测合格,则会告诉献血者血液的去向, 到哪个医院哪个病人,过一段时间可以在网上查看”。    要如何杜绝这种血液买卖交易的存在?广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认为目前只能开源节流、改进采集技术。  付 主任提出一些解决血液紧张的办法:让更多的人参加无偿献血,来缓解血液供应不足的问题;采用新的技术,目前有一种新技术是从纯血里面分离血小板,要逐步加 大这方面的技术使用缓解血液紧张;临床治疗可以更科学合理,如有的病可以通过自己输自己的血解决,一些大型的手术也可把自己的血收集,手术需要时再输给自 己使用,提倡采集自己的血保存,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缓解用血紧张;还可以通过一些替代血液或药物来补血。  目前,国家到地方均出台系列鼓励献血,临床终端节约用血的举措。付主任说,以医疗领域长期供不应求的血小板为例,广州目前正在推进手工血小板的制备工作,从富余全血中提取血小板用于治疗。一旦大范围实施,将缓解一些血小板、机采成分血的紧缺状况。    是全国平均献血率的三倍,但血液紧缺状态长期存在,互助献血量仅10%左右  1998 年广州推行新的无偿献血法之前,全年献血量只有1万人次,1万单位左右。上世纪末,广州尚未实行无偿献血政策,每年义务献血人次是1万人左右。虽然当年广 州也是全国医疗中心城市,但年度门诊量也就千万人次左右,住院、手术量10万-20万人次的水准。1万人次的采血量,再加上当时可以向单位摊派献血,广州 血液足以应付医疗需要,一点都不“贫血”。  到去年,广州全市无偿献血量已经超过50万单位,合计超过120吨。撇除番禺、增城等这些独立采血区外,由广州市血液中心负责采集的血液总量超过42万单位。在全国城市排名中,广州长期排在无偿献血量的第二位。  “基 本上,广州市的全血临床供应是不缺的,除了一些特殊时点如寒暑假外,广州医疗临床供血长期处于稳定状态。”广州市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说,与全国其他地区、 城市相比,广州互助献血量处于很低水平,与兄弟省市动辄50%左右的互助献血量,广州仅10%左右献血量来自互助。据了解,历年广州全血无偿献血量一直保 持5%的年度增幅。机采成分血的增幅更大,每年超过10%的增幅,去年已超过6万单位的治疗量,今年头几个月已经接近这个数量。热心公益的广州市民无偿献 血率达2.8%,是全国平均献血率的三倍。  但无论广州市民献血量如何增长,血液尤其是血小板紧缺状态长期存在。即便在人均献血量比 广州高的美国,也会出现缺血或血液偏型的时候,“患者一旦产生需求,就要通过互助途径来解决。找不到互助途径,就找高价的血头血霸。2013年,血液中心 还配合警方捣毁一个所谓买卖无偿献血证的血头团伙。”  广州每年新增5%- 6%左右的采血增长,但手术量增幅为10%以上。这与广 州医疗中心城市地位有关,广州是除北京、上海之外的第三个医疗中心城市,年度医疗门诊量超过1.4亿人次,住院病人数量年度达数百万人次。按大型三甲医院 每5- 7名住院病人就有1人需要输送全血或机采成分血来计算,广州每年消耗掉的临床血液数量非常庞大,占广东省的1/3。广州市住院患者中的疾病谱偏 重,血液、肿瘤类疾病患者数相对集中,而这些病患往往需要血小板这类采集时间长、保存难度高的成分血来续命或巩固治疗。  04-05版采写:南都记者责任编辑:

新华社北京5月12日电题:外交部条法司司长详解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为何违反国际法  新华社记者 伍岳  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徐宏12日向中外媒体阐释了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所涉国际法问题,强调有关仲裁庭不具任何法律效力,对这个案件没有管辖权,无权作出裁决。  徐宏在当日举行的吹风会上说,和平解决国际争端是国际法的一项重要原则,但和平解决争端的方式多种多样,强制仲裁只是其中之一。而且,与谈判协商等方式相比,强制仲裁是次要的、补充性方式,它的适用是有条件的,至少需要满足以下四个条件:  ——首先,提请仲裁的有关事项如果超出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就不能采用强制仲裁。菲律宾提请仲裁的实质是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问题,已经超出了公约的适用范围,因此不能提起强制仲裁,仲裁庭也没有管辖权。  “2013年1月23日,菲律宾在启动仲裁程序的第二天发布了一个文件,明确把提请仲裁的目的称作保护国家领土和主权。菲律宾早已把真实意图讲了出来,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仲裁庭还要置若罔闻,还要替菲方掩饰。”徐宏说。  ——其次,如果有关争端涉及海域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军事活动或执法活动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有权声明不接受强制仲裁。这种排除对于其他缔约国而言也具有法律效力。对于上述已被一国排除的争端,其他国家不得提起,仲裁庭也无权管辖。  徐宏说,此次提请仲裁的有关事项,比如对岛礁法律地位和海洋权益的认定,已经构成海域划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早在2006年,中国政府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有关规定,作出排除强制性仲裁的政府声明,因此菲方不得提起仲裁。  ——第三,如果当事方自行选择了其他方法解决有关争端,不应再提起强制仲裁,仲裁庭也没有管辖权。  2002年11月,中国同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国家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其第四条明确规定“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端”。“这意味着菲律宾无权单方面提请仲裁。”徐宏说。  ——第四,当事方有义务先就争端解决方式交换意见。如果当事方没有履行交换意见的义务,就不应提起强制仲裁,仲裁庭也没有管辖权。而菲律宾并没有尽到就争端解决方式与中方交换意见的义务。  徐宏表示,上述四个条件实际上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提起仲裁、仲裁庭行使管辖权的“四道门槛”,是一揽子、平衡的规定,应该全面、完整地加以理解和适用。  “根据上述条件来衡量菲律宾单方面所提的仲裁,不难看出其已违反了国际法,属于典型的滥用公约。因此,这个仲裁案自始就不应该存在。”徐宏说。  徐宏表示,仲裁庭并没有秉持公正、客观的立场,而是曲解公约规定,迎合菲方主张,违背了应基于事实和法律得出具有管辖权结论的根本原则,在管辖权问题上作出了很难令人信服的裁决,这个裁决在国际法上是无效的,中国当然不予承认。  “菲律宾提起仲裁,一些国家推波助澜,都不是为了真诚地解决争端,显然另有所图。”他说。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北6月已有7天突破37度高温 打破1897年以来纪录  中新网6月24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北连续4天气温达37度以上,在公园野餐的民众也撑起阳伞遮阳;民众在裸女雕像旁乘凉扇扇子消暑,可惜无法像雕像一样,脱个精光凉快一下;行人走在路上不停擦汗。  “气象局”表示,本月已经有7天突破37度高温。打破1897年以来,6月高温超过37度的天数纪录。责任编辑:

新华社北京6月6日电 中央政法委员会原委员、秘书长,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原委员、办公室主任束怀德同志,于2016年5月28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  束怀德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中央有关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  束怀德,1932年1月生于安徽合肥。1950年5月参加工作,195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4年9月至1957年11月,在公安部工作。1957年11月至1958年10月到河北省南皮县劳动锻炼。1958年10月至1969年3月在公安部三局工作。“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冲击下放“五七”干校劳动。1973年4月起,先后在公安部三局刑侦处、办公室工作,任办公室副主任。1980年10月调中央政法委员会工作,历任研究室副主任、主任、中央政法领导小组秘书组组长。1990年3月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秘书长,1991年3月任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委员、办公室主任。1993年2月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秘书长。  束怀德是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责任编辑:

原标题:京杭运河苏南段全线停航 2894艘船舶滞留  中新网南京7月6日电(记者 朱晓颖 陈锴)6日,记者从江苏省地方海事局获悉,截至7月6日16时,京杭运河苏南段全线停航,锡澄运河丹金溧漕河、锡溧漕河实施断航,泰州泰兴如泰运河河失至过船段实施断航,南京辖区芜申线、秦淮河、滁河段实施断航,秦淮河流域防汛已启动一级响应。  江苏省地方海事局通报,目前苏南运河沿线共管控船舶2894艘,船队30个,危化品船舶43艘,船民5049人。具体为:单机船,镇江283艘、常州402艘、无锡1079艘、苏州辖区单船1130艘。船队:镇江5个、常州5个、无锡18个、苏州2个。危险品船:镇江1艘、无锡29艘、苏州13艘。船民:镇江156人、常州1125人、无锡1280人、苏州2488人。入苏南运河外围船舶滞留情况为:单机船744艘,其中镇江40艘、常州32艘、无锡224艘(包含15艘危险品船)、苏州80艘、盐城38艘、扬州330艘;滞留船队80个,其中镇江15个、无锡4个、扬州65个;滞留船民1075人。  与此同时,扬州仪征船闸、扬州闸于今天关闭;常州苏南运河钟楼闸于今天16时全开,但暂不通航。(完)责任编辑:

分类:ca888亚洲城娱乐游戏

时间:2016-11-06 06: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