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响了,但是陌生的号码轻易不接,垃圾短信一概删除,相信很多朋友都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因为这些这些号码要么是让人买车买房开发票,要么 是问要不要贷款,有的居然能说出用户的名字,还有很多朋友即便是用最新款的智能手机,装了拦截软件,每天还是会被这些“精准投放”的广告叨扰的不胜其烦: “这对于隐私的保护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我们每天都会收到各种诈骗电话或者垃圾短信。”“经常接到那种骚扰的短信,你看那个手机号码也不知道到底 是谁,不看又觉得不放心,看了之后又是垃圾短信,特别耽误时间。”  这些垃圾短信、诈骗电话很多号码都是170、171开头的,而这类号码几乎都是虚拟运营商由运营。根据工信部日前公布的《关于电信服务质量的通 告》,今年第一季度,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共受理有效垃圾短信举报31411件次,同比上升49.4%;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垃圾短信举 报237件次,同比上升364.9%。因垃圾短信、扣费不明等问题,共有10家企业被投诉,其中虚拟运营商有6家。自去年11月至今年4月底,已组织电信 企业对14万余个涉及通讯信息诈骗等犯罪的电话号码进行了快速关停。从数量上来看,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被关停的电话号码要多于虚拟电信运营商,但从被关停 号码在所有用户中的占比来看,虚拟电信运营商的比例远远高于基础电信运营商。  中国通信企业协会虚拟分会会长苗建华表示,移动转售业务试点开启至今只有两年半时间,发展初期由于用户门槛低,加之重发展规模而疏于管理,导致 虚拟电信运营商成为了“电信犯罪重灾区”:“170、171等号码被不良用户和违法犯罪分子所利用,骚扰电话、垃圾信息、诈骗信息、恐吓信息等违规违法犯 罚活动乘机向运营领域蔓延。有关主管部门在查处侵害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等违法犯罪活动的过程中,由于实施侵害的行为人的个人身份信息没有登记或者登记的信息 虚假,导致追查违规违法活动取证、查处难。”手机实名制自2013年全面开展以来,实名登记工作逐步规范,新入网用户基本实现实名登记,但是仍存在网络渠 道实名登记不严、转售企业违规现象突出、未实名老用户补登记进展缓慢等问题。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5月发布通知,要求各电信企业确保在2017年6月30 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未按规定进行补登的用户将会被强制停机。  20日,巴士在线、迪信通、国美、小米等20家虚拟运营商在北京启动落实用户实名制自律活动,旨在通过鼓励对虚拟运营企业出售非实名电话卡的违 规行为进行举报等措施,监督虚拟运营商落实用户实名制。当天参加活动的北京远特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王暾表示,对于虚拟运营商企业来说,实施实名制最大 好处在于吸引真实用户:“因为我们是希望发展真实用户的,不真实的用户,其实我给运营商支付成本,其实我这边是收不到钱的,(因为)不是真实用户,不再充 值,那么我所有投入的发展用户的成本也不见了,我还是要支付基础运营商的成本。因为不论是垃圾短信还是打了电话,我只要找不到它,基础运营商还是要找我结 算的,所以我觉得就从这个原动力来讲,我们是需要真实用户的,真实用户最直接的一定是实名制。”  2013年底和2014年初,工信部先后向两批共19家民营企业颁发了虚拟运营商牌照,截止5月底,我国开通业务的虚拟运营商有40家,用户超 过3000万户,其中有7家用户数超过100万。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重要通信管理处处长曹昌丰当天表示,监管部门鼓励和支持虚拟运营商通过行业自律的方 式,进一步从严做好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未来要完善实名登记管理制度,强化技术保障措施:“建立健全各类营销渠道委托管理制度,严格委托代理商的准入条 件,为委托代理商配发统一标识,禁止签约代理商擅自发展下级代理。对实体营销渠道要全面配备二代身份证识别设备,实现对用户身份信息的自动录入和核验,杜 绝手工录入身份信息;对网络营销渠道要严格按照相关要求,采取联网比对、照片视频识别等技术对用户上传的身份信息进行核验;对已在同一虚商办理5张及以上 电话卡的用户,在申请办理新卡时,必须在企业自有实体营业厅从严核实身份信息后办理入网手续。”责任编辑:

别人的母亲都盼着孩子永远健康、年轻,而张焕枝却多么希望看看儿子老去的面庞,42岁的聂树斌,会是什么模样?  人死不能复生,虽然没有人能看到聂树斌42岁的沧桑,可我们依然期待,能从他身上看到法治的模样。   21年来,一场梦境时常现于张焕枝的脑海。  石家庄西郊,已届不惑之年的聂树斌要赶在上班之前,送正读初中的孩子去上学,走过孔寨村西边的那片田地,打一个幸福的哈欠,仿佛这片地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可这样的场景只会浮现在张焕枝的梦里,一旦醒来,又是一夜的辗转难眠,梦境和现实的反差只能化作枕边的清泪。  父母都希望孩子永远年轻,张焕枝却多么希望能看一眼儿子老去的模样。  前一段时间,齐鲁晚报记者再赴石家庄市桥西区留营乡的案发现场。20多年了,人非物亦非。几年前,这里开挖了一条南水北调的输水渠,大量开挖和堆土,让这片曾经平坦的庄稼地变得高低不平。  可在1994年8月11日,这片玉米地郁郁葱葱,宛如一袭“青纱帐”。其中,一场“地毯式搜索”紧张铺开,一阵阵呼喊声在玉米地里回荡。他们喊的人叫康某某,是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技术科的女描图员,这位时年36岁的女工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就在前一天,康某某的父亲和女儿的工友一起,在玉米地发现了一团衣服:一条蓝底蓝绿圈图案的连衣裙,里面还裹着一条粉色内裤。  “这是不是玲玲的衣服?”康父顿感不妙,女儿的工友见状赶紧回厂里报告。11日,100多名液压件厂职工共同寻找失踪的康某某,东倒西歪的玉米穗儿下是工友们焦急的脚步。很快,玉米地里传来一阵喊声:找到了!  然而,听到叫喊时,人们已经隐约知道,这是个坏消息。果不其然,当时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又连下三天大雨,他们找到的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这正是几天前失踪的康某某。    此时,石家庄鹿泉市下聂庄的张焕枝正在幸福地忙碌着,时年51岁的她儿女双全,儿子刚从技校毕业,进入校办工厂当焊工,一家人其乐融融。她怎会想到,远在20里外的一起奸杀案,竟会跟爱子扯上关系。  张焕枝在家中向齐鲁晚报记者忆起20多年前的那一天时,眼圈红得让人一阵心酸,她却已掉不下眼泪。  1994年9月24日,三名民警的到访打破了这个家的平静生活。  “你儿子是不是叫聂树斌?”  “是。”  “他昨晚回来没?”  “没有。”  “不用等了,他昨天已经被抓了。”  听到这里,张焕枝一愣,赶紧问是怎么回事,可民警只是说有个案子,他有作案嫌疑,如果不是他,很快就能放回来。张焕枝回忆,她自认为了解儿子,顶多也就是一时冲动跟人打架被拘留了。  不久后,聂树斌的父亲聂学生在工作单位石家庄联碱厂见到一张逮捕证,一家人彻底慌了神,逮捕证上清楚地写着聂树斌“强奸杀人”。  “我自己生的,又养了那么多年,我知道我儿子绝不是那样的人!”张焕枝讲到这里时突然提高了嗓音,猛咳了两下,赶紧拿出药瓶喝了两口。如今,张焕枝的桌子上,永远会摆着关于聂树斌案的各种报道,以及每天服用的药品。  张焕枝随后用一个例子佐证所言,在聂树斌被抓前半年,家里有只老母鸡腿瘸了,她便让聂树斌杀掉煮着吃了,可是他拎起来好几次又放下了,“妈,我不敢杀。”最终,因为母子两人都不敢杀,只得将老母鸡以两元钱的价格卖给了街头贩鸡的。  “杀人?他根本就没那个胆量。”张焕枝说,儿子口吃很严重,生性有些懦弱,说他强奸杀人,“我不相信!”    在张焕枝的梦里,聂树斌总是嚎啕大哭,这也是他见儿子最后一面时的样子。  “我到现在都后悔,没能在案发后亲口问一下他,强奸杀人的混账事儿,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实际上,从聂树斌被抓后,张焕枝不知跑过多少路,却只见到儿子一面,那一次母子两人甚至还没说句话。  1995年3月,终于等到聂树斌案一审开庭,张焕枝起了个大早,赶到位于靶场街的石家庄中院,可令她万分失望的是,法院告知,案件涉及受害人隐私,被告方家属不得旁听。但她不死心,一个人等在街对面。过不多久,来了两辆警车,其中一辆车上下来一个犯人,张焕枝一看,是聂树斌,积压在心中半年之久的相思之苦和投诉无门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尽管法官一直朝她打停步的手势,可张焕枝顾不了那么多,几个箭步就跑到法院的楼前,可还没来得及喊几声,让树斌回头看一眼,她已经被挡在了楼门口外。  “虽然没走到近前,可养了20年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当妈的一眼就能看出。”张焕枝清楚地记得,当时树斌的两个肩不一样平了,左肩往下耷拉了。  张焕枝又回到街对面焦急地等着,一个多小时后,法官走出庭外,她赶紧跑上前去,恳求能不能见儿子一面,法官说,去吧,在楼上呢。张焕枝立即跑上楼,只见聂树斌坐在最前排,背对着法庭门,嚎啕大哭。张焕枝刚要走上前就被法警拦住、往外推,她哭着大喊一声:“树斌!”儿子回过头看了一眼,仰着头,满脸是泪。  这一幕成为张焕枝余生都无法摆脱的梦魇,她哪会想到,这竟成为母子最后一次相见。   1995年4月28日,张焕枝精挑了几件单薄的衣服,嘱咐聂学生给儿子送过去。聂学生蹬着自行车来到看守所,一看聂学生来了,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诧异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聂学生回答,天热了,给孩子送几件单衣。听到这话,工作人员放下手中的活,转身离开。十几分钟之后,一个人冲着聂学生一个劲地招手:来来来,过来过来,我给你说说。  聂学生走过去,随后听到的消息像一个晴天霹雳,瞬间击倒了这位肩膀依然厚实的退伍军人。对方说,你儿子走了。  聂学生脑子“嗡”的一下,他这才知道,儿子已经被枪毙了。回到家后,聂学生一头倒在炕上,说不出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骑回来的。  他们的痛苦不只是失去了儿子,还在于竟全然不知,甚至没能给儿子收尸。实际上,在张焕枝看来,他们一家人一直被蒙在鼓里,一审判决书没有送达,而二审只做了书面审理,并没有通知他们,更没有送达。  “我儿子怎么会杀人?”聂学生终究还是想不开。张焕枝记得,那是1996年秋天,她从地里干活回来,聂学生躺在床上“睡觉”,推了几下,怎么也推不醒,她意识到不妙,炕边有个安眠药瓶子,拿起来一晃,空了。来不及多想,赶紧把人送到医院。  命虽保住了,人却成了偏瘫。他吞下了整瓶安眠药,还没来得及把瓶子扔进火坑,就倒在了床上。   下聂庄有棵几百年的老槐树,村里有什么事,村民们都在此商议。但从1995年开始,这里越来越少见到聂家人的身影。  直到10年后,一件事的发生,老槐树下又能看到张焕枝的身影了,这时她不再低头负怨。  2005年的一天,张焕枝家突然来了三名记者。刚开始张焕枝很排斥,可记者接下来讲的事情让张焕枝差点哭出来,“他们说,河南那边抓住一个人,叫王书金,交代了一起案子,就是聂树斌那起,说是他干的。”  报道引起关注后,张焕枝也走上了申诉的道路,但并无实质性进展。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2016年6月8日,张焕枝拿到再审决定书,当场老泪纵横,说“终于看到司法的阳光照过来了”。  张焕枝今年72岁了,这位坚强的母亲还在奔波。50岁之前,她还是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半文盲,而走过这么多年的上访申诉之路,通过不断学习,她俨然成了能引述不少法律条文的“准专家”。可这对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来说,却是莫大的悲哀。  聂树斌没能看到下聂庄20多年来的变化,这个曾经的小村庄已经摇身变为示范村,宽阔的水泥路,整齐划一的民宅,唯一不变的是村里的那棵老槐树。  每当朝阳升起时,老槐树下会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蹒跚而过,他一声不吭,只听见鞋底的沙沙声和拐杖慢吞吞戳在地上的回响。老人叫聂学生,他身边少了个搀扶的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宋立山 周国芳责任编辑: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台湾“中时电子报”6月8日报道,台湾陆委会8日公布“民众对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就职演说及两岸相关议题之看法”的民调结果,其中有九成台湾民众支持坚持维护“两岸和平稳定现状”的主张(92.8%),七成以上台湾民众支持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规定,处理两岸事务(74.4%)。  针对该民调的内容,台湾陆委会表示,七成以上台湾民众支持“尊重1992年两岸两会达成共同认知与谅解的历史事实”(74.6%)等立场。另外,有八成以上民众认为两岸应共同维护现有机制,展开沟通与对话(85.2%),及九成民众支持依循“民主原则”及台湾“普遍民意”,推动两岸政策(90.9%)。此外,八成以上民众支持台立法机构应该完成《两岸协议监督条例》立法(83.4%)。  此外,就两岸经贸、区域经济合作及台湾地区的国际参与等议题之调查结果,陆委会指出,近八成民众支持依通过后的“监督条例”规定,推动货贸协商(77.5%);并有八成以上民众支持两岸就共同参与区域发展议题交换意见,寻求各种合作与协力的可能性(84.5%)。此外,近八成民众赞同“台湾地区的国际空间,不应该受到两岸情势变化的影响”的说法(75.2%)。  陆委会指出,当局的两岸政策立场坚定而明确,将持续透过良性沟通与对话,务实面对及妥善处理两岸关系,符合两岸民众及国际社会的期待。未来当局将依循“主流民意”,致力推动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创造与保障台湾民众的福祉与权益,并建立一致性、可预测性且可持续的两岸关系。  本项调查是陆委会委托全台公信力民意调查公司,在6月2日至4日以电话访问台湾地区20岁以上成年民众,有效样本1,084份,信赖度为95%,抽样误差在±2.98%。(稿件来源:环球网)责任编辑:

原标题:又添一例H7N9 今年已四例死亡  广州日报讯 (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粤卫信)上周(5月19日~25日),全省报告新增H7N9病例1例,为梅州市大浦县人,63岁的男性。截至目前,2016年全省累计报告H7N9病例12例(死亡4例),较2015年同期相比下降83.0%。专家提醒,市民应继续保持警觉,采取以下措施预防H7N9/H5N6:  要勤洗手,接触禽鸟后、饭前便后要洗手。  要煮熟,禽肉和蛋要煮熟后再吃。  要早就医,如果出现发热、咳嗽、头痛、全身不适等呼吸道症状,要及早到就近医疗卫生机构就诊。之前若接触过禽鸟,要主动告诉医生。  不要食用死禽肉。  不要购买来源不明的禽鸟类产品。  尽可能避免到活禽市场。责任编辑:

南都讯 5月10日晚上,一张“7亿元”支票图在朋友圈被热转,收款人是佛山市禅城区张槎街道大富股份合作经济联合社,用途则是“土地转让地价款”。佛山继乐从腾冲村、大墩村后,又将多一个“土豪村”。  支票中所提及的地块,为佛山禅城区2016年的首拍地块,位于张槎街道大富村西南面。该地块在2016年2月24日于禅城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挂牌转让,3月25日以总价23亿多元成交,用地面积达170650 。17平方米,近256亩。  “这只是第一期的收款,还有尾款未收到”,昨日下午,禅城大富村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以上地块的出让酝酿已久,只是5月10日下午刚收到第一期的卖地款,不知是谁把支票发到网上了。  大富村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土豪村”,20多亿元的卖地款将如何分配,该负责人并未回应,只是表示该地块刚刚清拆完毕,相信不会对村民生活带来太大影响。  有村民表示,根据过往大富村的分红来看,最低的村民小组每股分红一年大约两三千元,最高的则有八九千元,对于20多亿元的卖地款,村民自然期待,但如何分配处理,村民表示村中仍未有明确消息。    ●2014年7月,随着禅城东大门奇槎片区加速开发,奇槎村除住宅用地外,其余土地全部被政府统一征收,用以统一规划、统一建设成禅城的“中关村”。征地给奇槎村民带来了大笔财富,据了解,村民每股补偿款在150多万到190多万元之间,一家按5口人、5股计算,村民每家可分800万。  ●2015年11月,乐从腾冲10亿卖地款分村民,老人起码分得60万,最高一户领了714万。多数村民表示要存着养老,一部分拿来旅游看世界、帮助亲戚。  ●2016年1月,乐从大墩村分9.9亿元卖地款,村民每家分红数百万元秒变土豪。大墩村为顺德区首个、佛山市内最大规模的整村改造项目,按照33 。5万一股进行补偿,去年壮年村民每人分红约67万元,老年人分红则逾百万。  统筹:吴曦  采写:南都记者 吴曦 路漫漫 童思娜 陈飞龙责任编辑:

分类:ca888亚洲城娱乐游戏

时间:2016-11-02 08: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