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对不起,西方人最爱吃的鱼子酱也成了中国产了  彭博社9月19日报道,原题:全球最佳鱼子酱不再产自俄罗斯  当外国食客说起中国生产的食品,很难会有好的印象。正如CMR公司总经理雷小山(音)指出的那样,在发生漂白肉、防冻液果汁等食品安全事件后,中国制造的食品在国际上似乎很难打响名号。  在上海西南约300英里处生产鱼子酱的卡露伽公司当然对上述关联性小心翼翼。卡露伽母公司杭州千岛湖鲟龙科技公司的市场经理莉莉·刘(音)表示:“(产品出口的)最大障碍就是中国食品安全信任度低。”不过,自2006年首罐鱼子酱发货以来,卡露伽迅速成为巴黎26家米其林三星餐厅中21家的首选鱼子酱提供商。卡露伽还进入纽约顶级海鲜店和汉莎航空公司的头等舱。该公司产品甚至还登上去年G20峰会期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菜单。      不过,由于大多数消费者仍把中国品牌跟便宜仿冒品联系在一起,卡露伽的真实身份很少被提及。著名鱼子酱供应商裴卓仙在全球精品店销售卡露伽,30克平均售价达150美元。该店高管表示,头3年该鱼子酱特别难卖,很难让人相信中国货不是廉价货。但这款顶级的鱼子酱完全不输俄罗斯等国的产品。      此前,俄罗斯和伊朗一直凭借里海鲟鱼子占据鱼子酱出口市场。受过度捕捞影响,里海鱼子供应减少,中国和日本等国开始填补市场空白。雷表示:“伊朗和俄罗斯受国际制裁,供货量有限,而中国鱼子酱出口将繁荣发展。大量餐饮业者将购买中国鱼子酱,因为中国产品质量好,价格合理,而且供应充足。”责任编辑:

原标题:社评:新台之间的“星光计划”该画句号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日访问中国大陆,台湾媒体热炒维持42年之久的新加坡“星光部队”到台湾训练计划或将停止。民进党当局对此语焉不详,但难掩担忧。  实际上“星光计划”早该画上句号了,它是中新建交遗留问题。“星光计划”于1975年4月由当时的台湾当局“行政院长”蒋经国与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签订。此后,新加坡几乎每年向台军大型训练基地派驻部队,对此台方分文不取。  从军事上讲,“星光计划”得以签订,一是缘于新加坡立国时,台湾曾与美国一道帮助其建军,二是新加坡国土过于狭小,缺少军事训练的大场地。而从战略上讲,“星光计划”一度成为新加坡用来调控其与海峡两岸双方关系的砝码。这是李光耀式战略与外交思维的产物。  台湾当局当然愿意维持与新加坡的“特殊关系”,用“星光计划”牵制新加坡,防止它全面倒向中国大陆。对美国来说,新加坡和台湾都是它的战略棋子,华盛顿自然乐见新台之间维持这一军事纽带。  北京在很长时间里容忍了“星光计划”,有过去的历史原因。但该计划明显名不正言不顺,执行下去越来越困难是大势所趋。在蔡英文当局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不断倒退的时候,新加坡这两年的对华关系也严重趋冷,“星光计划”变得很扎眼。  去年底9辆新加坡装甲车在结束训练从台湾返新途经香港时误卸在码头上,被香港特区政府扣押,该风波使得“星光计划”这个怪胎重新聚焦在人们的目光下。  当两岸关系稳定、中新关系也良好的时候,大陆对“星光计划”实际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个计划说到底破坏了一中原则,虽是历史遗留问题,但它的性质其实蛮恶劣的。大陆随时可以收紧对“星光计划”的态度,该计划注定“有一天没一天的”,前途风雨飘摇。  新加坡早就有了“星光计划”早晚搞不下去的危机感,所以它在澳大利亚等国借用了面积大得多的训练场地,不准备“在台湾一棵树上吊死”。“星光部队”前往台湾训练的规模最多时一年达一万余人,如今少多了,“星光计划”有逐渐名存实亡的趋势。  中新关系最近一年多有一轮很突出的下滑,这期间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泰国等与中国的全面合作则突飞猛进,新加坡再不转弯,就有可能被其他东盟国家受“一带一路”推动与中国发展关系的潮流甩下。  新加坡将停止“星光计划”的消息最早由香港媒体爆出,它迅速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主要是台湾方面心虚,都知道该计划不太可能长期维持,早晚会挨决定性的一刀,所以已经经不起风吹草动。  不久前台湾刚丢了巴拿马,如果再丢了“星光计划”,将是雪上加霜的打击。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内幕”又是什么,目前都还不确定。但台湾舆论纷纷在往蔡英文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的方向想。这样的反思没什么坏处,毕竟两岸关系政治基础的消失改变了一切,同一件事的含义也让人感到了有些不同。 责任编辑:

原标题:国庆黄金周多地楼市“惨淡”  专家:仍需警惕涨价预期暗涌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十一”黄金周结束,房地产市场分化持续,三、四线城市成交依然维持高位,但在调控影响下,一、二线热点城市成交量为2014年以来最低。

原标题:探空气球飘走第三天:中科院课题组已报警,实验数据不涉密  及携带的仪器在山东济南飘走两天后,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人员报警向警方求助。  9月28日上午,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相关课题组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截至目前,丢失的探空气球和仪器都尚未找到。昨天(9月27日),他们报警了。此外,该课题组接到一些线索,目前正在查证。该负责人同时表示,探空气球上没载人,所以无人员失踪。  中科院大气物理所官网发布信息称,该探空实验数据不涉密,所有仪器都没有爆炸危险,也没有污染。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9月25日下午,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一课题组在山东济南章丘区(注:县级市,目前已改为市辖区)气象局探空站做实验时,系留探空气球的绳索被拉断,气球及携带的科研仪器随风飘走。  据媒体报道,丢失的气球呈鲸鱼状,内充氦气,长约2米,宽约1米。探空气球在升到3万米高空后,会自行爆裂、飘落。  据雷达、高空风向及风速等信息,科研人员初步判断,气球的最终落在山东省淄博市周村淄川一带。为了取回探空气球及仪器,科研人员悬赏征集线索,并公布了联系电话,但没有报警。他们随后接到多个诈骗电话。科研人员也接到线索称,近日有类似气球在山东淄博的山东轻工职业学院附近,被人捡走。  有科研人员向澎湃新闻提及,他们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报警,是因为考虑到探空气球并非他人破坏造成丢失,以及能否立案等因素。  据中科院大气物理所官网27日下午通报,9月25日,该研究所数人在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气象局进行系留气球观测。25日16:50左右,探空气球下降到离地高度300米时,出现较大风速,系留气球的缆绳被意外拉断。气球携带数台仪器飞往高空,10分钟后脱离视线。  该通报称,气球下降过程会比较慢,目标较大,不会对人身造成损害。课题组正在处理后续事宜。  该通报显示,这一探空实验(系留气球观测)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典型地区云系结构与辐射气候效应研究”第一课题“中国典型地区云系结构与辐射气候效应研究”中要执行的工作之一。章丘区气象局是基金任务书选定的观测地点。9月24日,章丘区气象局已为该实验申请空管许可,并获批准。气球携带仪器涉及气体气溶胶采样、气象探空等,数据不涉及保密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科学基金网络信息系统显示,“中国典型地区云系结构与辐射气候效应研究”重大项目于2015年获得批准,科研经费1651.77万元,项目从2016年1月开始,到2020年12月结束。责任编辑:

原标题:坚守者|玉龙雪山环卫工拴绳捡垃圾:每天运百余斤粪便下山  玉龙雪山海拔4500多米以上,工作人员每天身系安全绳在悬崖峭壁上清捡垃圾150—200袋。编辑 龙景(00:54)  海拔4500多米,风“呼啦啦”吹着哨子。李杨林顾不上缺氧和下雨,他得留意脚下的万年冰川、身后的悬崖峭壁。  10月3日,虽然玉龙雪山时不时下雨,但游客不减。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10月3日14时许,李杨林身系150米长的安全绳,手拿夹子和一个大塑料袋,从玉龙雪山游客栈道向山下爬去。因游客随手一丢的氧气罐、饮料瓶等垃圾,他需要爬下栈道在崖边清理。这个举动,让路过的游客惊呼:“啊!他要干什么?好危险!太恐怖了……”  李杨林是玉龙雪山的一名安保人员。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黄金周期间他们的环卫工每天在雪山要捡150袋到200袋垃圾,从清晨5点半准备迎接第一拨看日出的游客开始至19时30分撤下雪山,每天工作约12个小时,“我觉得最辛苦的活是环卫工每天打包雪山卫生间的粪便要运到山下,黄金周每天要运100多斤。”    10月3日14时许,玉龙雪山海拔4506米的游客观景台上,风挟裹着细雨,气温快接近零度,但游客的兴致不减,他们穿着雨衣、手拿着氧气罐,依然向海拔4680米的冰川公园喘着粗气爬去。  这段垂直距离174米的高度,需要走620多米的栈道,一般游客爬上去需20分钟左右。但因个人身体状况、当天运动量等情况,有些游客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反症状,很多游客也会配备氧气罐,边走边吸。  环卫工和顺珍每天在这段路上要往返多次。她和同事们要清捡游客丢弃的垃圾,上山时沿路清捡,下山路上就收垃圾桶的垃圾,直到把袋子装满。  和顺珍说,她在这里已工作20年了,每天至少要往返4次,像国庆黄金周游客多时,要跑的次数更多,每天弯腰上千次。  “靠里侧的,环卫工自己可以下栈道去捡,但靠外侧的山体,环卫工没有装备,需要我们去协助,”安保队员李杨林说。  “现在捡一下,如果雨下大就没法捡了。”景区管理部工作人员和力中说。和力中说的就是靠栈道外侧山体上游客丢弃的垃圾,以氧气瓶为主,还有部分饮料瓶和果皮等。  和力中说,下雨后湿滑危险,如果风再刮得大点就更不好捡,本来海拔高缺氧,气温又低,一旦淋湿也容易感冒。  随后,李杨林穿上防护装置,身系150米长的安全绳,手拿夹子和装垃圾的大塑料袋,在队友的协助下从游客栈道向山下爬去,身后就是悬岩峭壁。  虽然此次黄金周玉龙雪山冰川公园没雪,但被尘土覆盖着常年不化的冰舌依然清晰可见,云层中主峰扇子陡上的积雪也时隐时现。  李杨林的举动惊到了游客。路过的游客见状,围上前站在栈道上拍照,有游客招呼同伴来围观:“你快来看啊,他们这样捡垃圾。”后到的游客惊呼:“啊!他这是要干什么?太危险了!太恐怖了……”  10月3日14时许,李杨林身系150米长的安全绳下栈道去捡垃圾。    按照玉龙雪山冰川公园的接待量,每天最多能容纳1万多人上山。  据景区管理部工作人员介绍,10月3日当天不到9时,包括儿童票在内的1万多张票全部售空。  当天11时许,在玉龙雪山景区门口车流通行缓慢,景区工作人员、交警等开始劝返部分未能提前购买景区门票的游客,“像黄金周这种高峰期,至少要提前三天买票,不然来了上不去,可以网络购票,”景区工作人员说。当天,玉龙雪山景区1—6号停车场已不能满足停车需求。  黄金周每天如此多的游客上雪山,但服务于他们的是玉龙雪山索道运营管理事业部冲在一线的李杨林、和力中、和顺珍等53名团队成员。  和力中介绍,他们53人分成医务、安保、环卫、维修、物管、食堂等组,其中环卫工18人。  玉龙雪山索道运营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和学乾告诉澎湃新闻,黄金周值班的工作人员一律住在景区内宿舍,虽然回城区不到1个小时的车程,但根本来不及,他们每天清晨5点要起床检查索道客运箱等,准备迎接看日出的第一拨游客,环卫工也要坐着索道缆车上山。像10月2日下午送走最后一拨游客工作人员撤下来时已到19时30分许,“这也是游客多的时候我们下班的时间”。如此计算,在黄金周他们每天工作至少12个小时。  尽管在高海拔地区长时间工作对身体有一定影响,但和力中称他们的团队一直较稳定。像和顺珍坚守了20年,他自己在此坚守已17年,李杨林新来的也3年了,“除了一个考了教师走了和身体实在不适合高海拔工作的被调走外,基本没有换过人,”和力中说。  在索道上缆车点工作人员正在运送打包的粪便。    和力中向澎湃新闻介绍,每年的暑期和节假日、黄金周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只有在淡季时部门会进行轮休才有回家的时间。  为了保护玉龙雪山冰川公园,如果把和力中这个笼统的表述中仅清运垃圾一项换算成数字的话,2016年他们拉运下山的废弃氧气瓶有20车,每车能装6000袋,总共至少运送了12000袋废弃氧气瓶下山。  据李杨林称,像此次国庆黄金周,环卫工每天在雪山捡垃圾150至200袋,每天14时许两个索道箱专门清运上午捡的垃圾下山,下午捡的垃圾在下班撤走的同时被运走。  除此,他们还要随时面对突发情况。和力中回忆,9月中旬的一天,来自辽宁的一名游客身高至少1.9米、体重超过200斤,从4506米的观景台往上爬了约50米后,瘫软在地下,“我们跑上去一看,两腿在打颤,根本站不起来,我们四个人扛到医务室,像高反等这种情况比较多,需要去搀扶游客到医务室及时救治再运下山。”  更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各种突发事件。在副总经理和冠军的印象中,几年来已经有10余起突发事件。据他回忆,有游客来跳山自杀,还有游客徒步摔断腿在原始森林中放火求救,这种突发情况他们需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去处置。  “有些游客,你不让他往雪里危险的地方走,他就偏要走;还有些游客跟家人吵架什么的乱跑,我们的工作人员就得跟着,害怕出事啊;天气原因风刮得大索道箱不能运营我们还担心游客被困;每天要准备面对各种突发情况,游客越多越警惕越忙,乱扔垃圾的就更不用说了,”和冠军说。  除此,若遇到下雪天,他们要在游客栈道铲雪。玉龙雪山冰川公园的雪能下到多大?竖立的“海拔4506米”这块高约2米的巨石被积雪覆盖后只会冒出点尖尖。  李杨林则觉得,相比他每天协助环卫工在悬崖峭壁清捡垃圾,环卫工每天打包粪便下山更为辛苦。这是因为雪山卫生间的粪便清下去要运到化粪池,卫生间蹲坑都包了塑料袋,“环卫工去卫生间一个个蹲坑打包提出粪便,像黄金周每天至少要打包清运100多斤粪便下山。”  根据官方数据,10月3日当天,玉龙雪山旅游景区接待中外游客20713人,其中海拔4506米—4680米的玉龙雪山冰川公园接待了10072名游客。责任编辑:

分类:ca88亚洲城娱乐在线

时间:2016-05-10 04:02:09